【女星(神)改編】(09)【作者:劍君13恨】   校園小說 
字數:1920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br>  到了中午十二點后,拉拉錄完影帶著萌萌準備回家。萌萌說:「媽媽,我想吃粉圓?!估擔骸負?,我們等等就去買?!?br>
  萌萌開心點點頭,帶著萌萌來到賣粉圓的攤販后,點了一碗粉圓,拉拉喂著萌萌吃粉圓,這時候那個婦人跑出來把萌萌給抓走,拉拉急忙說:「這位太太,為什么你一直要找我麻煩,把萌萌還給我?!?br>
  那婦人說:「與其把這小女孩交給你這個車模賣肉的,不如把她交給我,我會把她扶養得很好,讓她叫我媽媽?!?br>
  拉拉哭著說:「拜託你不要這樣子好不好,把我女兒還給我?!沽餃艘恢崩琶讓?,萌萌哭著說:「好痛阿!媽媽?!?br>
  婦人說:「乖女兒,不要哭,媽媽帶你回家?!掛慌蘊房吹枚疾恢酪趺窗錈?。

  這婦人轉身想跑,吉爸終於找到她們母女倆了。萌萌說:「吉阿公,救救我?!辜炙擔骸負?,萌萌不哭,阿公來了?!?br>
  婦人說:「你這老不修,你現在還要為外面女人來對付我嗎?這是我們的女兒阿!」

  吉爸暗想:「這婦人果然精神有問題,之前怎么都沒察覺到,真是老糊涂了?!?br>  吉爸正在思考要怎么應付這個精神有問題的婦人,於是看到旁邊有水槍,吉爸直接向攤販拿了水槍,用水槍直接往婦人臉上射水過去,副人眼睛被水射到都看不清楚,吉爸馬上把萌萌搶過來,拉拉馬上抱著萌萌趕緊離開,婦人怒氣說:「趕快把我女兒還給我?!?br>
  婦人拿起旁邊的水果刀要刺向拉拉,一旁攤販趕緊把她得手制止,但婦人拿刀子亂揮,每個人都往后退?!赴鹽遺垢??!垢救似瓶詿舐钅米諾蹲映逑蚶媲?,拉拉叫著一聲刀子插了進去,拉拉睜開了眼,拉拉哭說:「吉爸?!辜衷諼<幣豢癱;ぷ爬概?,肚子硬身身挨了一刀。吉爸說:「還好只是刺到肚子而已?!姑歡嗑眉質а璧乖詰?。

  一旁攤販趕緊叫救護車把他送去醫院,而警察也趕到了,把那婦人抓起來后又送進精神病院,這一次這婦人必須強制治療,而警察也派人守護著精神院,不讓那婦人在跑出來。在醫院里,吉爸失血過多,但還好沒有大礙,醫院里剛好有庫存,所以緊急幫他輸血,才讓他撿回一命,但還是必須先住院。

  在吉爸這段住院期間,吉媽早上來照顧吉爸,晚上回去照顧自己的媽媽,晚上則是換拉拉來顧,就是故意將這兩人錯開。在這個晚上,吉爸身體好很多了,但肚子還是傷口在,無法做太大動作。晚上八點拉拉來探班,并煮了魚湯給吉爸,拉拉說:「吉爸,喝這魚湯對身體很好,我喂你喝?!辜值比輝敢?,於是拉拉用湯匙舀起湯喂著吉爸。

  喝了一個小時候終於把湯喝完,拉拉說:「警察告訴我了,那位婦人是個精神病患,她已經被送到其他精神院了。吉爸,你三番兩次救我跟萌萌母女,我都不知道該怎么報答才好?!辜炙擔骸剛餉揮惺裁?,換做任何一個人也都會這樣做?!估πκ帳岸?,邊收東西邊看到吉爸手正在抓著下體,想著:「這幾天吉爸住院什么都不能做,也不能做太大動作?!?br>
  收拾完東西后,看著時間晚上十點多,其他病人也都在休息了,拉拉把病房門關上后,走到吉爸病床前,將他褲子脫下來,吉爸說:「拉拉,你要做什么?」拉拉說:「這幾天你都無法做動作,你看你的肉棒都這么大一直都無法縮下去,我來幫你忙?!?br>
  拉拉把肉棒夾在胸部這邊。

  「喔………拉拉,你胸部真棒阿,好軟阿………蹂得我肉棒都變大了?!辜窒衷謚荒茉詿采轄兇?。拉拉說:「今天就讓我自己主動?!?br>
  拉拉把全身都脫掉后,跨坐在吉爸肉棒上面,然后慢慢插進去后自己上下抽插,左右擺動,雙手還自己揉著胸部。

  拉拉邊自己動邊叫著。

  「喔……這樣動好爽,還沒有更深入,自己動都無法插得很深……嗯嗯……哦……不過好舒服……哦……歐………ㄜ阿……吉爸的肉棒一下子就變粗了,這是我的功勞喔……是我胸部乳交讓你肉棒變大的………嗯哼……歐歐……好爽阿………雖然還不夠深,但我會自己讓肉棒插到我深處得……歐歐」

  吉爸說:「拉拉,今晚要辛苦你了,你要自己動?!估擔骸覆換?,我沒什么好報答你的,只能用這身體還?!?br>
  「呀……啊啊……吉爸……ㄜ阿…………我……爽死……爽死我了……歐歐…………你肉棒爽死我了………嗯哼」

  這時候護士正在巡邏,聽到病房門有聲音,於是偷偷打開房門一看,居然看到拉拉坐在吉爸肉棒上面自己動著。

  「嗯哼………歐歐……好爽阿……雖然自己動,但是因為是你的肉棒,所以我很爽喔…………歐歐……胸部也是自己揉得……好爽阿」

  護士偷看著自言自語說:「這老先生真厲害,躺在床上還有辦法讓年輕女孩這么爽,每次大夜班都不知道要做什么,不如看一下?!?br>
  護士邊偷看也是邊自己自慰著。

  吉爸說:「拉拉,現在換騎乘式的?!估愕閫?,然后拉拉趴下去后,吉爸把肉棒插進去后說:「自己動吧!我現在還不能動?!?br>
  拉拉又開始自己抽插小穴,那個護士邊自慰邊小聲說:「那肉棒看起來好大,也好想被插進去。恩………恩」這護士受不了走進去。

  兩人都嚇了一跳,護士說:「看你們的樣子真受不了,一夜情也好,不然的話你知道大夜班的護士有多無聊嗎?」

  護士把衣服也脫掉后和吉爸吻著,拉拉開始邊自己抽插邊叫著。

  「喔……好爽好爽阿………吉爸肉棒變得更大了…………我快爽死了………喔喔…………嗯哼………好棒阿……肉棒插到深處了……歐歐………嗯哼………人家爽死了,吉爸肉棒在里面動著,讓我小穴好熱好爽阿…………嗯哼……歐歐…………我要受不了了…………好爽阿………人家快被你的大肉棒搞死了啦……歐歐歐」

  吉爸說:「若不是我現在不能太大動作,不然的話早就讓你叫聲連連了?!估擔骸改慊岣叢?,到時候我就會叫不停了?!?br>
  接下來護士躺在床上,吉爸用手指插進護士小穴,肉棒被拉拉抽插著,兩個女人在病房里面不斷呻吟淫叫著。

  「好棒阿!手指也把我搞得好爽……嗯嗯………………要是肉棒能插進我體內我會更爽的…………嗚嗚……手指用得很大力……嗚嗚…有點痛阿…喔喔……嗯哼……歐………好爽阿………我快不能了,越來越想要了………歐歐…………嗯哼……好爽阿……老先生的手指好強阿………人家被搞得好爽阿」

  「喔喔……吉爸肉棒變得更粗了,我被你肉棒搞得好爽,雖然是我自己抽插得………歐歐………好爽阿………人家快爽死了………嗯哼………快不行了,我快不行了……要去了………要去了………高潮………我高潮了」拉拉終於自己動到高潮了。

  為了明天工作,還要帶女兒去上學,拉拉穿上衣服先回去了。吉爸說:「護士小姐,現在換你了?!夠な亢蕓?,吉爸把肉棒插進去后開始抽插了,護士也被插得淫叫不斷,雙手拉著被子。

  「老先生……喔喔……你去哪練的……怎么那么會抽插,連那個年輕女孩都可以被你搞得好爽…………現在的男人很少都沒有你那么厲害……插深點,頂到我子宮……歐歐……好爽阿……肉棒插得人家爽死了……喔喔………歐………今晚真的好滿足阿………歐歐……肉棒變好粗阿………歐歐………高潮了」

  沒多久這位護士也高潮了,穿上衣服后跟吉爸說她很滿足,於是離開后就去交接值班,吉爸也躺在床上睡覺。吉爸的傷過了兩個星期后終於復原,但車展早就結束了,吉爸無奈得跟吉媽帶著岳母回到高雄這邊生活。吉爸傷好了之后繼續在外面行走,吉爸雖然想打電話給拉拉,但礙於她工作又要照顧萌萌,所以沒有打。

  從回到高雄后兩個星期,吉爸都很惦記於跟他有關系的那些女孩子,但現在暑假最后期間活動特別多,所以根本沒時間陪,甚至回家時間都沒有。無聊得他跟著其他老人坐著車來到展覽館這邊,展覽館這邊這幾天都辦資訊展,吉爸走進去后展覽得都是資訊、電腦類的,吉爸邊走邊看。

  吉爸無聊邊走邊看,走到一半卻聽到:「吉爸,你是吉爸吧!」他回頭一看,居然是拉拉,沒想到她會在這里,吉爸說:「拉拉,你怎么會在這里,萌萌呢?」拉拉說:「因為這幾天工作都在高雄,萌萌又要上學,所以先把她寄在我的朋友那邊。你的傷好了嗎?」

  吉爸說:「傷都好了,我要找你時候你已經離開臺東了,要打電話給你怕你要工作又要顧小孩,所以就沒有打電話給你了?!?br>
  拉拉說:「原來是這樣,我等等就休息了,等我一下?!辜值愕閫?,於是坐在旁邊,看著拉拉還有其他資訊展穿著如此性感的女孩,讓吉爸很欲火阿!
  到了休息時間,拉拉來找吉爸聊天,兩人在里面吹著冷氣,拉拉說:「所以你們都回南部了?!辜炙擔骸甘前?!」吉爸一直看著拉拉穿資訊服的樣子,拉拉很明白的,於是兩人來到廁所里面,然后把門關上,還好這廁所夠寬大,拉拉說:「上一次在醫院你不方便做太大動作,現在可以了吧!」吉爸說:「可以了?!估擔骸敢夢醫脅煌`?!」

  拉拉把褲子脫掉,內褲里面居然已經濕了。吉爸坐在馬桶上,然后拉拉跨坐肉棒上面,接著吉爸動著她得腰,拉拉被搖到發出呻吟聲了,雖然很小聲,但也是隱約有聽到。吉爸說:「有多久沒有和你做了,肉棒都快受不了?!?br>
  拉拉說:「我也是,每晚都想著你自慰才能睡得著,吉爸,把我這個婊子干了吧!」

  [ 啊啊啊……吉爸肉棒終於又在我里面了……哦ㄜ…………阿呀……哦……爽死了……啊啊……好爽……啊啊……吉爸這次好用力……哦哦……人家真得被搞到叫不停耶……啊……喔喔……好爽阿…………沒有你的肉棒日子我都快瘋了,人家真是很騷阿………都要你的肉棒來能滿足我…………歐歐歐]

  「啊啊……好棒啊……好粗啊……嗯……嗯……啊啊……大肉棒干得好爽啊……嗯嗯……啊……我要被大肉棒干死……啊……嗯嗯……??!人家好爽好棒阿……我成為吉爸肉棒的俘虜………吉爸,干死我吧」吉爸的大肉棒狠狠地抽插著濕透的小穴,讓拉拉放聲在廁所大叫。

  吉爸說:「叫這么大聲,不怕會引起其他人來觀看嗎?」拉拉說:「誰叫你把我干得這么爽,人家真的叫不停?!?br>
  吉爸說:「真是個淫蕩女人,等等把住址給我,我每早晚都去找你,讓你不寂寞,好嗎?騷貨拉拉?!?br>
  拉拉點點頭說:「反正萌萌在北部,我可以盡情的當你地下情人?!辜炙擔骸改墻欣瞎刺??!?br>
  拉拉說:「老公,我愛死你了,也愛死你的肉棒?!?br>
  「嗯嗯……啊……啊……老公,干的老婆我好爽……嗯嗯……老婆很愛老公的肉棒的……啊啊……爽啊……嗯嗯……大肉棒在干我耶……啊啊……用力干……嗯嗯……干死我這個母狗……老公大肉棒干得人家好爽啊……啊啊……嗯哼……我要爽死了,垂先欲死了……阿哈……嗯哼………噴出來了」

  「啪!還以為是誰,這不是吉爸,又找上別的女孩了?!辜執蟪砸瘓?,打開門的竟然是小雪和蕎蕎,沒想到她們也在這個資訊展里,小雪說:「吉爸,這幾天沒陪你,所以你又找上其他人了。那現在我有空,我也和拉拉姐一起來爽?!?br>  蕎蕎說:「既然你們都要,我也參一腳?!沽餃艘餐嚴驢闋雍?,吉爸輪流插著三女,讓三女淫叫不斷。

  「嗯嗯……啊……啊………小雪好久沒被吉爸的肉棒插了,好想念你干我的日子……啊啊……好爽阿……啊啊……用力干小雪,就和以前干我……嗯嗯……人家需要被你干……大肉棒得小雪好爽啊…吉爸的肉棒把小雪干得跟母狗一樣………歐歐……嗯哼………好爽阿…好棒阿」

  蕎蕎說:「吉爸,我也想要,你以前也干過我的?!辜炙擔骸覆灰?,一個一個來,現在換蕎蕎了吧!」蕎蕎委屈點點頭,她坐在馬桶上,吉爸把肉棒插了進去,然后開始抽插,拉拉和小雪則是互相添著吉爸身體。

  「恩壓!吉爸的肉棒跟阿全一樣好爽………歐歐………好棒阿……吉爸肉棒在里面粗暴著動我小穴,人家快被搞到受不了……歐歐………嗯哼………好爽好棒阿………歐歐………好厲害阿……肉棒幾乎跟阿全得一樣,阿全也好久沒和我做了………吉爸也可以………歐歐……嗯哼……干死我吧………歐歐」

  拉拉、小雪、蕎蕎三人輪流在廁所里被吉爸用肉棒搞著,叫聲也都挺大的,讓吉爸一直干著三女好爽。接著吉爸把拉拉得胸貼緊在廁所門前,肉棒插進去小穴里面,小雪和蕎蕎都被吉爸用電動棒搞著都受不了,三女一直在廁所里淫叫。
  吉爸說:「你們三個都好像母狗般一直往我這邊來索取肉棒?!?br>
  拉拉說:「因為在吉爸面前我們就是一只母狗阿!在繼續干我,不然得話我們休息要結束了?!?br>
  「歐歐……吉爸,好爽阿…………小雪和蕎蕎都被你搞得好爽好爽,你的肉棒越來越猛了……歐歐………嗯哼……老公,我也一樣,操人家小穴好爽,操我胸部更爽………人家很欠操得……歐歐……在繼續用肉棒干我,人家今晚要被你凌辱……歐歐……老公,要去了……歐歐……要射了」

  吉爸激烈抽插的叫著:「老婆!我要射了…」

  拉拉胸前被吉爸快速抽插到淫亂叫著:「喔……老公…射進來……喔……一起高潮…嗯?!?br>
  終於拉拉達到高潮后,緊接著換小雪和蕎蕎也都高潮了,吉爸更拿出了跳蛋出來要求她們塞進小穴里面,小雪馬上塞了進去。

  吉爸問說:「對了,你們三個跑來這里,雖然說休息,但應該還是有人工作吧!」

  小雪說:「其實這種展覽會有一些不知道潛規則得,你走出去就知道了?!辜腫叱鋈ズ?,看到一些展覽女孩和其他客人做性愛工作,甚至連那漂亮的女主持人也是,看穿著都是外拍得女孩。

  蕎蕎說:「那些和客人性交得展覽女孩和女主持人都是找那種外拍女孩的,和客人聊天吸引他們買東西,客人如果不愿意買,這些女孩子都會用自己的肉體拜託客人買東西,買完后這些女孩就會把客人帶到廁所這邊和他們性交,所以剛才除了我們兩個來廁所后,又有其他女孩子帶著客人去廁所做性愛。

  相對得只要買超過五千元得話,便可晚上帶回家和資訊女孩在過一夜,所以才會有越來越多展覽。你看,那里又有一個女孩帶客人去廁所了?!?br>
  萬萬沒想到展覽還會有這種規則,果然是賣肉的。但重點不在這里,三女繼續工作后,吉爸按起跳蛋開關,隱約看到三女腳在發抖,但都隱忍不發出聲音,吉爸暗想:「跳蛋里面參有了利尿粉,就算能夠隱忍,但卻會很想上廁所,小小惡作劇一下?!?br>
  吉爸把跳蛋強度在開一度,小雪和拉拉都已經忍到不能再忍,最后拉拉說:「好想尿尿,不行,要尿出來了?!?br>
  沒多久三人終於受不了跳蛋跳動,吉爸趁機關掉,但三人卻已經尿灑展覽館,還好有安全褲和內褲,并沒有太明顯。吉爸臨走前,拉拉給了他旅館住址,吉爸拿到住址后準備離開。拉拉在他耳中小聲說:「老公,今晚我會洗好等你來辱我的,看看能不能幫萌萌生個弟弟或妹妹?!?br>
  吉爸說:「那我就先回去了,晚上我去找你?!估愕閫?,然后繼續工作著。接著只要拉拉在高雄這段時間,吉爸每晚都會去找她,持續了一個星期后,拉拉高雄工作結束回到臺北。

  在車上拉拉傳手機給吉爸說:「老公,最近我發現到身體不舒服,去醫院看后才知道已經有身孕了,萌萌要有弟弟或妹妹了?!?br>
  吉爸說:「那你們還要繼續待在臺北嗎?搬來高雄我會方便照顧你們?!估懔艘桓隹耐及父?,之后拉拉果真搬到高雄,房子離吉爸住的地方只要幾步路就到了,也讓吉爸繼續方便偷情,是照顧拉拉和萌萌,還有未出世的小孩。
  在陳總公司這邊,他怒氣說:「可惡的J先生兩兄弟,每次計畫都被破壞,真是可惡阿!你們想想辦法對付J先生?!?br>
  手下甲說:「關於這個計畫一直破壞的事情,那是因為除了J先生以外,還有他弟弟阿全、他得助理大吉以及他爸爸,J先生的人這么多,反倒是我們這邊都沒有可用之人,雞排妹有時候都藉你名義在外面買許多名牌包包,也幫不上什么忙,所以我建議是必須要多找幾個可以幫忙的人,否則憑我們根本無法斗那些人?!?br>
  陳總說:「你說得那些我知道,我也一直在尋找可用之人,但始終沒有人肯跟我合作,那些金字塔頂端的人最多也只出錢,也沒說調幾個人給我,你要我怎么辦?」手下甲說:「那么尋找UnderLover如何?」陳總說:「為什么是找UnderLover?!?br>
  手下甲說:「UnderLover得胡睿兒最近有和一名毒梟見面,我懷疑他正在吸毒,如果能巧妙用這一點控制他得話,那代表連林采緹也會成為我們這邊的人,不過必須暗中先跟那毒梟連絡,讓那毒梟幫我們做事?!鉤倫芩擔骸付?!那就讓你去辦了?!故窒錄桌肟缶涂黨鋈チ?。

  今天一早,在這金瓜石這邊,胡睿兒和林采緹在這邊走,胡睿兒說:「采緹,你看看這邊多漂亮?!顧低晁檬終詿來烙?。

  林采緹說:「千萬不要做出那種踰越的行為,你都不告訴媒體我們之間的事情,我為什么要讓你碰?!?br>
  胡睿兒說:「采緹,你也知道我現在事業正不錯,你的人氣也很高,等到穩定一點我們在公開如何?」

  林采緹沒好氣得說:「穩定,我們兩個這樣子已經五年了,還不算穩定,那要怎樣才算穩定?!?br>
  兩人開始有些口角摩擦,胡睿兒也沒說什么,只好讓她罵,但他心中也是非常怨怒的。

  當林采緹走得比他遠的時候,胡睿兒握緊拳頭想著:「你在得意沒關系,總有一天我會爬上你的床的,讓你后悔今天跟我叫囂?!?br>
  胡睿兒也跟著她后面走,離開金瓜石后胡睿兒送林采緹回家之后他往其他地方去了,他開著車來到了一座碼頭,他下了車后往里面的廢空屋走進去里面,里面已經有一個人在那等著了。胡睿兒說:「王老闆,讓你久等了?!?br>
  眼前這王老闆就是毒梟,賣毒給胡睿兒的人,王老闆說:「胡先生,這次貨物跟上一次一樣,只不過份量有點重而已,你看看?!?br>
  王老闆把箱子打開,里面都是毒品,還有安非他命,胡睿兒說:「感謝王老闆,這邊是今天的錢,拿去吧!另外我想問你,你有在賣迷幻藥或者催情粉這種東西嗎?」

  王老闆說:「迷幻藥我沒賣,不過倒是有在賣催情粉,我身上雖有,不過我要提醒你,這種東西只要加一點點就會讓人神智不輕、有點頭暈現像,加太大量的話會讓人身體灼燒,你我合作多年,這包催情粉就當作給你的贈禮,希望以后繼續合作愉快?!?br>
  胡睿兒拿著那包催情粉后說:「這是當然,希望王老闆以后繼續跟我合作?!?br>  胡睿兒把毒品都帶走后,手下甲走出來說:「王老闆,你做得很好,這是給你的錢?!?br>
  王老闆說:「謝謝,不過他買催情粉要做什么?」

  手下甲說:「還能做什么,當然用那包粉讓林采緹被迫和他上床。他得成員告訴我,雖然他們地下情五年,但林采緹始終不讓他得逞,我剛派人暗中跟著他們,證明他得成員沒有騙我,我看他得眼神就知道,他想上林采緹,所以我才會把催情粉先給你,因為他絕對會問你這個毒梟的?!雇趵祥浰擔骸賦倫苷庹鋅燒婧?,我先離開了?!?br>
  王老闆離開后,手下甲也回去覆命,在陳總公司里面手下甲正在回報過程和結果,陳總說:「這次很好,但還是要小心變數?!?br>
  手下甲說:「我明白,這一次我們是低調的進行,沒有讓太多人知道。所以別擔心J先生會攪局?!?br>
  陳總說:「恩,派人好好看著,明天在跟他們接觸就好了?!故窒錄姿凳嗆舐砩俠肟?。

  在胡睿兒家中,成員楊琳和邵海瑋都拿著毒品正在吸毒中,楊琳說:「好棒阿!感覺輕飄飄感覺,沒有煩惱?!?br>
  邵海瑋說:「吸完后壓力減輕好多,沒有煩惱,我們去夜店玩吧!」胡睿兒說:「恩!我約林采緹?!菇幼藕6虻緇霸劑植社競?,楊琳和邵海瑋先過去夜店,胡睿兒則是去載林采緹。

  在夜店這邊人山人海,三男一女訂一個包廂坐在里面,邵海瑋說:「今天人真多,不如我們也去跳舞如何?」

  胡睿兒說:「恩,你們先去吧!我先在這邊休息一下,我有點累了?!軌妒茄盍?、邵海瑋跟林采緹先去場上中央跳舞,胡睿兒見狀,偷偷得拿那包催情粉,先灑一點在林采緹所喝得那杯飲料里面,剛好躲在一旁的手下甲用手機拍攝著。
  在跳舞的林采緹也因為平常工作壓力很大,所以跳起舞來特別起勁,把煩惱都拋開云外。其他來跳舞的年輕人看到眼前有好多個辣妹,都紛紛往旁邊靠過去,趁著熱舞伸出鹹豬手,雖然不知道那些女孩子知不知道,但林采緹也是邊跳后面的人也是偷摸,但跳得起勁的林采緹根本沒有發覺到自己被偷吃豆腐,讓后面偷摸著人摸得很爽。

  胡睿兒想要去找林采緹,但這里人這么多,根本無法找到,他只好坐在包廂這邊看情況了。

  跳著跳著有點累了,林采緹回到位置上坐著后,喝下那杯被下藥的酒,胡睿兒在旁邊看著,喝完后林采緹問說:「你不下去跟大家一起跳舞嗎?」胡睿兒說:「不用了,我在這邊看著你們跳舞就好了?!沽植社疽裁換鼗?,於是繼續上去跳舞,她跳著跳著結果頭開始暈眩了暗想:「奇怪了,頭好暈,是我太累了嗎?」還不知道自己被下藥的林采緹以為工作太多所以頭暈,她跳沒多久就先去廁所洗臉。

  但她走路搖搖晃晃的,胡睿兒見時機已經成熟,於是走進去里面說:「采緹,你怎么了?」林采緹說:「我想去洗臉?!?br>
  胡睿兒說:「好,我帶你去廁所?!購6ё帕植社咀叱鋈ヒ溝昀錈婧?,招一臺計程車,坐上車子后帶著林采緹回到她家,回到她家后,胡睿兒見到林采緹已經昏昏欲睡,把她帶進去屋子里面,在扶她去她得房間,把她扔在床上。
  胡睿兒說:「終於被我逮到這次的機會了,認識五年你都不讓我碰,采緹,那你就別怪我了?!?br>
  胡睿兒把林采緹的衣服鈕扣解開,在脫掉她得褲子,接著胡睿兒自言自語奸笑說:「林采緹,今晚過后你就是徹底是我的了?!?br>
  為了怕預防變數,胡睿兒又拿出催情粉,大量的加在白開水里面讓林采緹喝下去,接著胡睿兒開始用手摸著她得胸部,嘴巴慢慢的在奶頭這邊繞著圈圈舔,看著林采緹還沒醒,胡睿兒慢慢的舔。

  「恩……恩……恩」昏睡的林采緹稍微發出聲音出來,她慢慢睜開眼睛,看到自己身體沒穿衣服驚嚇說:「睿兒,你要做什么?」

  胡睿兒奸笑說:「采緹,今晚無論如何你都會是我的人了?!菇幼藕6苯猶蜃潘瞇⊙?,林采緹邊叫手一直推開他得頭,但是早已被下藥的她哪有這種力氣去反抗,反倒是覺得身體越來越奇怪了。

  「不要,不要阿…………喔………胡睿兒,你住手阿………阿……喔……不要舔那里,你住手阿………歐……歐……嗯哼……不……不要阿」舔完了之后,胡睿兒說:「你看看,你這邊都已經濕了,還說你不要?!沽植社舅擔骸肝也恢濫閽謁凳裁??!菇幼潘芯醯繳硤逡徽笞迫?,暗想:「怎么會這么熱?!?br>  林采緹感覺到身體被火焚燒一樣,一直流汗著。

  胡睿兒暗想:「藥效發作了,現在就看你如何來求我?!購6諫撤⑸?,林采緹走出去外面,但身體灼熱的她讓她非常難耐,暗自說著:「怎么辦,身體怎會這么熱,我下面那里也好養,是他對我下藥的,要進去里面找他嗎?不行,找他就讓他得逞了,可是我好養,身體好熱阿!現在顧不了這么多了?!?br>
  這時候胡睿兒走出來說:「采緹,我先回家了?!沽植社舅擔骸割6?,拜託你先別走,我需要你幫忙,我身體好熱,我需要你?!?br>
  胡睿兒欲擒故縱生效了,他說:「你不是說不要讓我碰你嗎?」林采緹說:「拜託你,我真得身體熱到受不了了?!?br>
  胡睿兒說:「真受不了你,現在給我去換一件性感的薄紗在我眼前?!沽植社鏡愕閫?,然后去換一件薄紗。

  十分鐘后走出來,誘人的薄紗,加上那豐滿的胸部、白嫩的大腿、還有薄紗里面若隱若現的肉體在胡睿兒眼前,胡睿兒說:「來幫我含肉棒?!?br>
  林采緹說:「好?!沽植社咀叩剿媲?,然后蹲下來脫下他得褲子,肉棒在她眼前,林采緹先用手撫摸著肉棒、在用舌頭舔著肉棒周圍,接著在用嘴巴含下去?!付鰲鰲鰲鰲貢吆叻⒊鏨?。

  胡睿兒說:「不愧是蛇姬,接下來用胸部來讓我爽?!沽植社靜桓椅ケ?,接著把肉棒放進她胸部中間,然后揉著胸部來按摩肉棒。

  林采緹說:「這樣子可以嗎?」胡睿兒說:「可以,我很滿意,接下來去床上趴好?!沽植社舅擔骸負??!沽謯閶q慢慢走去床上趴下去等著胡睿兒,胡睿兒走過去后,肉棒直接插進去小穴里面抽插,邊抽插邊晃動她得屁股。

  [ 哦………哦…好棒,肉棒在我里面抽插好棒……哇……好棒……爽死我了,哦耶……哦……哦哦……好爽好棒阿……好厲害,已經這么大了………插得我好爽,繼續插我小穴,用你的肉棒來幫我止癢…………我身體熱到受不了………歐歐……我需要有人來幫我止癢………阿阿……喔………好爽好棒阿………我快受不了了…………歐歐 ]

  看著林采緹叫成這樣,胡睿兒越插越興奮,壓在她身體上捏著那兩個奶頭,在讓她叫得更淫。

  「啊啊啊……這樣子好奇怪阿……哦啊…爽死了,奶頭捏這樣好痛又好爽……啊啊……好爽好爽,在繼續用肉棒搞我,我越來越想要了…………在用力抽啊……哦……阿哈………人家好爽阿………不行,你肉棒把我搞得好爽……但我還要更多肉棒來插我小穴,我還想要更多……阿阿……嗯哼……歐歐」

  胡睿兒淫笑說:「五年你連碰都不讓我碰,現在只不過用催情粉就讓叫成這樣,你在床上樣子可比你在螢幕面前都大不同阿!還要嗎?」林采緹說:「要,我還要,在給我更多?!購6擔骸負?,反正我現在吸毒,這樣子干人最爽?!菇幼藕6蚜植社舅磐淝?,肉棒在插進去。

  「喔喔…………好棒阿!肉棒好爽阿……………喔喔…………我還想要繼續被插,在繼續插我………喔喔……阿喝……人家還要,我現在身體好熱阿,……我需要更多肉棒,我好想要阿……喔喔…………歐歐歐……好爽好爽阿………喔喔…………棒死了……把我抽插得好爽,人家快不行了阿………喔喔喔………嗯哼」

  「啊……啊喔………在給我更多…啊啊……好舒服……好舒服……呀啊……再用力……干我………一直干我………我需要肉棒來干我小穴,這樣小穴才不會癢……歐歐………嗯哼………人家快爽死了………喔喔………被干的好爽………人家快爽死了…………你肉棒把我干得好爽阿………人家快要受不了了…………ㄜ阿」

  胡睿兒說:「真是騷貨一個,抽插個幾次就讓你爽成這樣了,想被干就說,還裝什么清純?!?br>
  林采緹說:「明明是你……」胡睿兒說:「我什么……我只不過對你下藥,但是是你自己跟我說需要我的,不要我就離開?!?br>
  林采緹說:「不…不要,是我錯了,拜託你讓我高潮?!購6ψ?。
  「啊……啊……好爽……肉棒干得我好爽……喔啊……啊……嗯……我要大肉棒繼續在我小穴里抽插……用力啊……好棒…大大的肉棒在我小穴里面抽插,我快爽死了……歐歐……嗯哼………好棒阿………人家爽死了………不行了………我要去了………要去了………阿阿……高潮了………高潮了……喔喔」

  林采緹高潮后,胡睿兒把精液全都射進去里面,胡睿兒說:「你今天表現不錯,我先離開,希望下一次你表現會更好?!?br>
  胡睿兒穿上衣服后就離開了,林采緹坐在床上暗自想著:「胡睿兒,你敢這樣子對我,我不會放過你,居然還射進里面?!?br>
  隔天早上,林采緹穿上衣服走出去門外,門外有一抬車子等候多時。

  陳總從車子里面走下來說:「想必你就是林采緹吧?」林采緹問說:「請問你是誰?」陳總說:「稱呼我陳總就好了?!?br>
  林采緹又問說:「陳總你好,不知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嗎?」陳總說:「是有關胡睿兒以及他得成員吸毒的事情?」

  林采緹疑問說:「吸毒?他們居然會吸毒?」陳總說:「這邊不好講話,我們去其他地方講?!?br>
  林采緹點點頭,搭上陳總的車后來到陳總的公司這邊。

  陳總說:「是這樣的,我有一個手下昨日在一座碼頭那邊看見有人正在和一名毒梟見面,原本他以為只是有人在買毒品所以并不會去想太多,但是買完后毒梟紙跟那人說感謝胡睿兒一直跟他進毒品,我得手下才留意這件事,因為沒有實質證據,就算報警警察也不會我們一面之詞採信我們所說得話,不知道林小姐可否愿意幫個忙?」

  林采緹問說:「幫忙?我不認識毒梟,我能夠幫什么忙?」陳總說:「當然不是叫你跟毒梟見面,是要你測試看看他是否在吸毒?」

  林采緹說:「測試?」陳總說:「是得,像這種吸毒的人就應該讓他及時回頭,不應該讓他沉淪,你說是吧!」

  這時候林采緹暗想:「胡睿兒,原來你有在吸毒,看來報仇時機到了?!?br>  林采緹說:「陳總,感謝你,我想我知道要怎么做了?!鉤倫芩擔骸改薔推詿愕募巖裊??!?br>
  說完后林采緹就離開陳總公司,手下甲說:「陳總,你真厲害,居然能夠編造出一個假的事情,讓這兩人去互相憎恨?!?br>
  陳總說:「接下來晚上就看看夜店會發生什么事情了?安排在夜店里的服務生都沒問題吧!」

  手下甲說:「沒問題,等到晚上確定后就可以行動了?!?br>
  林采緹在路上走著,暗想:「想不到他們居然會吸毒,難怪他一直不肯公開我們的事情,就是因為怕媒體會跟著他,遲早會查到他吸毒的真像,不過紙包不住火得,現在居然被我知道,我就不可能放過你,你對我下藥的事情,這件事情我不會這樣子甘休,晚上約他們去夜店里測試看看他們是不是真的在吸毒?!?br>  林采緹打電話給胡睿兒,但他始終沒接電話,於是轉給打邵海瑋,通了之后林采緹就跟他說約晚上去夜店,麻煩轉告其他兩個人,邵海瑋說他會轉告,於是林采緹就掛完電話了。在工作室演練歌唱得三人,邵海瑋轉告胡睿兒和楊琳剛才林采緹所說得,楊琳說:「沒想到采緹居然會約我們去夜店?看來睿兒對她調教有方喔!」

  胡睿兒說:「女人阿!就是要被上過一次才會乖,以前都是我讓他,現在得換她聽我的,晚上就去看看吧!」

  邵海瑋說:「我們就快開演唱會了,凡是小心一點比較好?!寡盍賬擔骸該晃侍獾?,先來吸一下吧!」於是三人又拿毒品正在吸。

  吸完了之后三人繼續忙著演唱的事情。

  到了晚上后,林采緹穿著一身休閑裝,可以看見那衣服這邊胸部都突出來了,還有那個熱褲,穿上去之后美白的大腿讓大家看得都流口水,胡睿兒吞了一個口水說:「采緹,你穿這樣子真是太性感了,不過你為什么突然約我們來夜店呢?」
  林采緹說:「我知道你們最近要辦演唱會,壓力很大,所以約你們來玩。走吧!進去里面了?!?br>
  在次進去里面后,他們又坐了和昨天一樣的位置,四人都上去跳舞,里面嘩啦一片,林采緹故意邊跳舞邊趁機摸著胡睿兒的口袋,看看毒品放在哪邊,但始終都找不到,她暗想著:「奇怪,他沒有把毒品放在口袋,會放在哪邊,該不會是在包包里面吧!」

  胡睿兒說:「采緹,你今天可真主動阿!」林采緹說:「你很討厭,跳舞本來就是這樣子?!?br>
  夜店里大家跳得熱鬧,這時候一個服務生走到他們的包廂假裝是要幫他們清理桌上東西,卻趁機在包包里面放了毒品,接下來「通通不許動,警察臨檢?!咕焱蝗煥戳偌?,搜查每個人身分證,接著服務生故意走到胡睿兒那邊的包廂,把他包包用下來,從包包里面掉出來兩包白粉,警察看到問說:「這包廂是誰坐得?」

  林采緹說:「是我們坐得?!咕煒戳艘幌鋁植社舅塹納矸種?,然后說:「你們可知道這兩包是毒品,你們居然敢吸毒,把他們都帶回警局?!咕彀押6嵌即吆?,林采緹說:「警察先生,毒品是他們帶來的,跟我沒關系?!?br>  很明顯林采緹想要撇清關系,但警察可不會縱容,一并帶走。

  胡睿兒、楊琳、邵海瑋和林采緹坐上車后被帶去警局,陳總和手下甲走出來說:「你這次做得很好,接下來就是先把林采緹保出來,另外把這件事情昭告媒體,讓大家知道林采緹和UnderLover吸毒?!?br>
  手下甲說:「沒問題,我現在馬上請律師去保,順便打電話告訴媒體這件事?!故窒錄茁砩先グ焓慮?。

  在警察局里四人正在驗尿著,胡睿兒等人都默默不說話,林采緹說:「那個毒真得是你們的?你們真的有吸毒?」

  胡睿兒心知無法在隱瞞下去,於是說:「沒錯,我們真的在吸又如何,我們壓力大所以吸毒,那又如何?」

  林采緹說:「不如何,我可不想跟你們一起死,反正我又沒吸毒,等等一下子就能夠出去了?!?br>
  胡睿兒怒氣說:「你這什么意思,難道你想翻臉不成。我現在才回想,為什么你要一直摸我口袋,原來你早就知道了?!?br>
  楊琳說:「采緹,睿兒說得是真的?你早就是知道了嗎?」

  林采緹說:「沒錯,早就有人告訴我這件事情了,約你們來夜店就是要確認這個,想不到還沒確認到,警察就來了?!?br>
  胡睿兒想都沒想過自己被林采緹陰了一次,怒上加怒,但現在在警局又不能做什么,這時候手下甲帶著一位律師前來把林采緹保出去,手下甲說:「林小姐,陳總要我派人來保你,你真這件事情毫無關系,所以你可以出去,等等簽完名就可以出去了?!?br>
  林采緹說:「替我謝謝陳總?!咕烊昧植社廄┟?,林采緹就立刻被保出去了。

  林采緹走出去,手下甲說:「林小姐,陳總想見你,你愿不愿意跟我去見他?!沽植社鏡愕閫匪擔骸付?,我要跟他道謝?!軌妒親鮮窒錄椎某底雍?,開往陳總所住的地方了。在車上林采緹問說:「我想請問,為什么陳總要保我,我和他只不過見一次面而已?!?br>
  手下甲說:「我想應該是陳總很欣賞你,我們做屬下的從來不敢去問老闆在想什么,不如等等你直接去問他就好了?!?br>
  林采緹說:「恩,說得也是?!溝攪順倫艿米〈?,手下甲護送林采緹進去,里面陳總早已等待多時,陳總說:「林小姐,坐吧!」

  林采緹坐下后說:「陳總,多謝你保我出來,只是我們一面之緣而已,為什么要保我呢?」

  陳總說:「這個我們明日再說,現在你先好好休息?!沽植社舅擔骸改惆锪宋乙桓雒?,那我應該怎樣報答你?」

  陳總說:「你要和我上床嗎?」林采緹說:「如果這是你保我出來的理由得話,那么陪你上床又如何?」

  陳總說:「我跟胡睿兒不同,我需要你是自愿跟我上床,而不是我對你下藥?!沽植社舅擔骸肝頤靼??!顧低炅植社咀叩匠倫芘員咦謁猛壬?,撫媚的說:「胡睿兒是利用催情藥材讓我爽的,你有辦法讓我更爽嗎?」林綵媞的手挑逗著陳總的脖子,又在他耳邊吹氣,陳總暗笑說:「得到手了?!鉤倫芩擔骸訃熱荒闃鞫蛻俠?,那我可不能讓你飛走了?!?br>
  陳總抱著林采緹走到房間去,把林采緹放到床上,把她的衣服撕掉,也把他衣服脫掉,然后雙手揉著那豐滿的胸部,還捏這她得奶頭,讓那兩顆晃動著,陳總淫笑說:「這胸部就是要這樣子弄才過癮,要柔又要捏才能夠讓女人淫叫?!?br>  林采緹說:「你真是一個壞蛋,不過好棒?!?br>
  接著陳總蹂著揉著完了之后接激吻林采緹,接著陳總把林采緹得腳抬高,然后舌頭舔她得陰道,讓林采緹發出叫聲了。

  「喔………喔后………不要,舔那里很奇怪的………那里很髒的,不要舔…………喔喔………不可以,我好奇怪阿…………恩亨……好熱,被舔得好熱阿………嗯哼……好奇怪,好棒阿………喔喔………那里被舔得好養好熱阿…………都是陳總的口水…………喔………不……不要阿……歐歐……嗯哼………這樣子我好奇怪了阿…………小穴都被舔得好髒了…………喔」

  陳總說:「喔!小穴很髒,那應該是被太多人舔過了吧!」林采緹說:「才……才沒有?!鉤倫芩擔骸桿懔?!反正不重要?!?br>
  接著林采緹從床上起來后用胸部幫陳總乳交著,邊蹂口水邊流下來,陳總說:「看到我的肉棒流口水,很飢渴喔!」

  林采緹說:「沒有?!顧迪胱牛骸賦說背鹺臀疑洗駁哪且桓鋈艘醞?,這是我見過第二個肉棒很大的男人?!?br>
  她說得就是J先生。林采緹說:「這樣子可以嗎?」陳總說:「我很滿意,要肉棒就趴下去?!?br>
  林采緹馬上趴在地板上,陳總把肉棒緩緩插進去林采緹小穴里面,然后說:「這么簡單插進去了,看來你被很多人搞過?!?br>
  陳總開始抽插,還趴下去揉著胸部,讓林采緹邊被插邊揉著,又發出更淫的淫叫聲。

  「啊啊……這肉棒好大好粗阿………喔……插得我小穴滿滿的,真是好棒阿…………這樣好爽……嗯嗯……哦……好舒服,好棒阿……被插得跟母狗一樣爽……好爽阿……真是厲害阿……胡睿兒怎么能夠跟你比……喔……你比他還要厲害,肉棒也比他大好多,又好粗阿………喔喔喔……嗯哼………肉棒粗粗的插得我好爽………喔喔」

  「啊……舒…服……啊啊……頂到我的深處了………喔喔……好棒阿……陳總肉棒好大,在給我更多你的肉棒………我還想要你的好多好多………真是令人興奮阿……喔喔………把我干得真爽,陳總,在繼續干我…………喔喔………用你的肉棒在繼續干我的小穴………喔喔………阿……爽死人家了………喔喔」
  林采緹歡快的呻吟著,表情是多么的淫蕩和嫵媚,讓陳總插得非常興奮,接著林采緹轉過來,手扶在地上,整個人浮空,讓陳總插更進去里面,陳總還扶著她得腰,手還捏著她得奶頭,邊抽插邊晃動,林采緹邊叫著嘴巴里流口水出來,看看她有多爽就好,陳總淫笑著。陳總說:「我的技術讓你滿意嗎?」

  「好……嗯嗯……滿意……啊啊……我好爽阿……這樣子的技術讓我太爽了……嗚阿!嗚阿……再……用力點……奶頭捏得我好痛,肉棒卻插得我好爽…人家想要更多你的肉棒插在我體內……喔喔……嗯哼………干得好爽……在繼續干下去………好爽阿………里面都啪啪響著……喔喔」

  陳總說:「想不到你越來越淫蕩了,想要我的肉棒,那就必須要付出代價?!沽植社舅擔骸甘裁創畚葉莢敢??!?br>
  陳總說:「這可是你說得,那我就讓你繼續讓你淫叫吧!」接著陳總把林采緹丟到床上,把她腳打開,然后肉棒繼續插進去,然后抓緊她得手舔她得腋下,讓林采緹叫得比剛剛更淫更蕩。

  「哦喔……喔!好棒……嗯阿……好棒…用力……用力干我……阿阿!對…陳總的大肉棒插的我好舒服,在里面響著……對,干死我,把采緹跟母狗一樣干死……干到爽死我了……嗯阿……好棒阿………你真是越來越厲害了……喔喔………好爽好爽……喔……人家好爽阿………采緹很欠操得……所以你要趕緊把我操死………喔喔喔」

  「啊……陳總……喔后……求求你繼續干我……插我……我可以做任何事,只要你繼續干我………喔喔………就算我沉淪在肉欲里面我也甘心……喔喔………好爽阿……大力插我……啊……陳總的大肉棒……把我干得好舒服。好爽……喔喔……人家好爽阿………爽到快瘋了……ㄜ阿……ㄜ阿………喔喔」

  林采緹沉淪在陳總肉棒得抽插技術下,讓陳總越插越爽,陳總說:「差不多該結束了?!沽植社舅擔骸改薔腿夢頤且黃鷥叱??!?br>
  「啊啊……不行……哦……要爽死了…好爽好棒……啊啊……用力干我,用肉棒繼續操我……哦哦……陳總,我要去了……要高潮了………喔………歐………讓我們一起高潮………阿阿………喔……好棒阿………要去………我要去了……喔……泄了……高……高潮了……阿………高潮了…呼呼………喔」

  在一陣激烈抽插下林采緹終於高潮了,陳總躺在床上抽菸,林采緹去洗澡,洗完出來后穿上男人的襯衫,那看起來更是凸顯出不一樣的性感,林采緹說:「陳總,感謝你給了一個這么愉快的一夜,但答應你的我會做到,你要我做什么說吧!」

  陳總說:「幫我做事,至於做什么我會告訴你的,先睡覺吧!明天我送你回去?!?br>
  林采緹類到睡覺,隔天一早陳總帶著林采緹回去,不過陳總刻意繞道胡睿兒他們所租得住處,林采緹問說:「陳總,為什么來到這邊?」陳總說:「他們今早被我保出來了,想說你應該會想去看看得?!沽植社舅淙緩懿輝敢?,但還是去看看,進去里面后只看到胡睿兒繼續在吸毒,沒有反省的意思。

  胡睿兒看到林采緹,臉上表情一臉憤怒,讓林采緹感到害怕,林采緹說:「你怎么了?」胡睿兒說:「你說呢?」說完抓著林采緹的手把她壓在地上,林采緹驚嚇說:「胡睿兒,你想做什么?」胡睿兒一臉淫笑說:「干你阿!要不是因為你,我也不會變這么悽慘?!顧低曛苯油嚴濾媚誑?,肉棒直接插進去,一旁楊琳和邵海瑋都走出來舔著她得奶頭。

  「不要阿……喔………你們不可以這樣對我……喔喔………不要阿……阿阿………你們三個這樣子對待我一個,你們怎么可以這樣子………阿阿………喔………不可以阿………好養阿………胡睿兒,把你的肉棒抽出來………喔喔………喔………你們好過份阿………阿阿……不要阿……喔喔喔……恩阿」

  怒氣的三人搞著林采緹,讓林采緹完全無法動彈,胡睿兒一臉淫笑說:「你這騷貨,不給我上,難道你要給其他人上嗎?」

  林采緹說:「至少他們的肉棒比你大許多,哪像你只會靠下藥而已?!寡盍賬擔骸負昧?,不要多說,我們三個輪流插暴她?!?br>
  胡睿兒點點頭,然后繼續插她。但沒有多久,陳總破門而入,大喝說:「你們在做什么?」

  林采緹看到陳總出現,馬上跑過去他后面,沒有多久警察都來了,這次在他們家找到毒品,但因為林采緹也在場,所以必須先帶走她,陳總跟在后面跟去警察局,沒多久檢驗證明林采緹沒有吸毒,所以把她放走,但因為這件事加上上一次夜店的事情,讓胡睿兒和林采緹五年地下情曝光,兩人原本婚事也告吹了。
  陳總帶著林采緹來到他公司后,林采緹在他肩膀上哭,陳總說:「還好我察覺到事情不對,趕緊進去?!?br>
  林采緹說:「胡睿兒,看來他不放過我,但我不解得是你為什么要保他?」
  陳總說:「你們兩人有五年的感情,所以我以為你不愿讓他待在警局,看來是我做錯了?!?br>
  林采緹說:「沒關系,我不怪你,是他先錯再先,那就別怨我了,從今以后我跟他一刀兩斷,不如我跟你如何?」

  還沒等陳總回話,林采緹主動坐上他大腿,然后手很自然的將他褲子拉煉拉開,林采緹也把內褲脫掉,小穴直接跨坐肉棒上面,陳總暗自笑著,然后樓著她得腰動著肉棒,讓林采緹邊淫叫邊互吻著。

  「阿哈……阿哈……好棒,跟胡睿兒得簡直是不能比………你的肉棒比他更好更大又更粗……又把我小穴都插滿滿的………喔喔………人家好爽阿………喔……喔…陳總動得我好奇怪……但是好爽阿………阿阿………嗯哼……恩………棒死了………這肉棒把我干的好爽………喔…跟著你說不定每晚都被你操著……阿阿阿」

  陳總說:「真是個騷貨,看來你以后必須跟我了?!沽植社鏡愕閫?,陳總把林采緹抱到沙發上,陳總肉棒再插進去,林采緹邊叫胸部邊膨脹著,表情越來越迷人了,陳總也插得很爽。

  「喔喔………好爽阿………好棒阿……陳總的肉棒變得可真粗,真是越來越爽了……里面滿滿的液汁都流出來了……喔……喔……再給我更多,我會更爽的……把你的肉棒插更深一點……喔喔………喔………真是棒阿……喔………好爽阿………人家要爽死了………這騷穴把我干得好爽………人家跟一只母狗一樣爽死了……阿阿」

  「ㄜ阿………好厲害好爽阿……喔喔………嗯哼………陳總,把我這騷貨干到爽……喔喔……我要去了………要去了……阿阿……好棒阿……去了去了………高潮了………騷貨高潮了……喔……嗯哼……棒死了……你的肉棒」

  沒多久林采緹終於高潮了,高潮后的她穿上衣服后說:「陳總,你還沒有說要我做什么事耶?」

  陳總說:「反正你現在跟著我了,從今以后我們公司衣服代言就交給你了,當然我們也還有另外一個人幫忙代言,只是她最近比較忙,所以我需要人手?!沽植社舅擔骸付?,那我先離開了?!?br>
  陳總點點頭,等林采緹離開后,陳總也離開公司,來到戶外,那邊已經有人在等待了,陳總說:「這件事你做得很好,楊琳?!?br>
  沒想到楊琳竟然會和陳總私下見面,楊琳說:「我已經照你建議,公開記者會說吸毒我和林采緹并不知情,檢驗出來我也沒事,多虧你偷偷請人幫忙我,不枉費在住處我傳訊息給你要你破門而入,并且報警,讓胡睿兒和邵海瑋成為我們合作的替死鬼,也把林采緹送給你當禮物?!?br>
  陳總說:「連胡睿兒都不知道你早就有背叛他們了,跟我合作把林采緹得到手,至於毒梟王老闆,這傢伙不定時炸彈,我也讓人去報警抓他了,現在你有何打算?」楊琳說:「我先出國一段時間再說吧!不過演唱會事情可能要落空了?!?br>  陳總說:「如果需要的話,我先讓人暫時把他們出來,讓你們完成演唱會?!?br>  楊琳說:「那還真是感謝你了,我先離開了?!?br>
  說完后楊琳就離開了,陳總也跟著離開了。UnderLover因為吸毒案得是情逐漸走向下坡,而林采緹名氣雖是受到影響,不過檢驗出來她也沒事,后來轉向去陳總公司幫忙代言衣服,但也因為有阿全從中作梗使得陳總衣服無法在專柜上賣,林采緹不愿見到這樣子結果,所以和百貨公司高層人員陪睡覺換取專柜,讓陳總公司有了一點點轉機,但也因為這樣讓林采緹走向沉淪的肉欲里,無法自拔。

  下星期有一場建筑設計的研討會,很多建筑同行的人都會受邀參加,就連J先生也不例外。收到邀請函后,J先生雖是看得很平淡,畢竟對他來說什么功名權利都只是浮云而已,不過既然對方都邀請他參加,他不出席也對人家說不過去,早上準備出門時候,「叮咚!」有人按他門鈴,他去開門,門一打開居然是李燕。
 ?。氏壬擔骸改閌搶鈦??」李燕說:「學長,這么久不見我這個大學學妹,都不認得我了嗎?」

 ?。氏壬擔骸溉系?,之前在新聞有看到你的新聞,后來又在戲劇看你的演出,看來你最近過得很不錯,只不過你今天突然來找我,我才是覺得很驚訝?!?br> ?。氏壬肜鈦嗬錈孀?,并到了水給她喝,喝了一口水后她說:「是這樣的,原本我常去的那間孤兒院最近要重新裝橫,但我不知道要這誰幫忙,后來想想學長過去是念建筑的,出社會后又幫了許多公司、藝人許多房子設計,想了想只好找你來幫忙了,就請你這學長來幫忙我這個小學妹?!?br>
 ?。氏壬擔骸訃熱晃藝飧魴⊙枚伎諏?,我這個學長怎么能不關照一下,先帶我去看看我在做評估吧!」李燕點點頭,然后和J先生前去孤兒院了。到了孤兒院后,因為颱風肆虐關系,這邊樹木都倒榻了,連窗戶都被吹破了,老師們都在幫忙清潔,另一個老師則帶著小朋友打掃地上。

 ?。氏壬擔骸剛獯物U風天還真是比之前的還要大,連這里都遭殃,如果要重建的話,得必須花一兩年時間才能用好,為什么不找新的地方呢?這樣子不是比較方便嗎?」

  李燕說:「其實你說得我早就提出來跟院長他們說過了,只是政府給他們的經費不夠,以他們孤兒院的錢來說的話,根本買不起,但是又不希望這些小孩子沒有住的地方,所以很煩惱,但是把這些小孩子送到其他孤兒院,又得迫分開,又要跟新的小朋友重新建立新的友情,對他們也不是好事?!?br>
 ?。氏壬迪耄骸趕氬壞驕尤揮質槍露?,當初跟小萱認識也是在孤兒院,也是因為經費不足關系無法請到比較有名的藝人來孤兒院做表演,看來孤兒院的問題必須要好好想個辦法來解決。不過,我怎么會突然想到小萱的事情,可能最近都跟她相處太久了,所以現在腦子都想到她,總覺得我好像很久沒有和小嵐連絡了,反到是常常找小萱,這怎么回事?!?br>
  滿腦子疑問的J先生暫時不去想這些問題,於是和李燕先走一走,院長不在里面,這些老師們也都在忙,不好打擾他們。兩人離開孤兒院后找一間便利商店買個飲料喝順便討論事情,李燕說:「學長,看完之后你還是覺得要找一間新的地方比較方便嗎?」

  李燕看著J先生,想聽聽他得看法。

 ?。氏壬擔骸婦拖裎腋詹潘檔?,孤兒院這邊因為梅莉颱風關系被破壞很嚴重,甚至很多東西無法修復完全,窗戶就是一個例子。如果真得要重新裝橫好,那得必須要耗費大筆資金買建材,還要請人來裝,裝橫好后還有其他許多東西要買,我剛看了一下,電風扇、冷氣很多都已經故障了,連冷氣都不涼了,床鋪幾乎也都潮濕的,這些也是要花一大筆錢,加起來估算來說的話一兩百萬跑不掉,我想那邊的經費應該也才二十多萬左右。

  就算有這筆錢好了,那在重新裝橫改修過程中,那些小孩子要去住哪邊也是個問題,如果換個地方的話,還可以省一大筆錢,只要出一些錢買其他東西就可以了?!?br>
  李燕說:「你說的也有道理,不如明天我去找院長商量看看,可是就算要換地方,一時之間要去哪里找容下這幾些小朋友的地方?!?br>
 ?。氏壬擔骸剛飧鑫一嵐錟懔粢飪純吹??!估鈦嗨擔骸富故茄Сぷ詈?,那就拜託學長了?!估鈦嗪茸趴Х刃πψ?。

 ?。氏壬擔骸覆凰嫡飧雋?,你現在過的還不錯吧!」

  李燕說:「一個人還挺不錯的,有時候兩個人商量還會吵架,意見不合。真是不懂,為什么家庭和事業不能兩邊兼顧,一定要放棄一邊呢?」J先生說:「畢竟有頭有臉的豪門或者政治人士都希望另外一半低調就好,盡量不要出現在鏡頭或者電視里面?!?br>
  李燕說:「所以學長也希望自己以后另外一半必須要在兩邊之間做選擇啰?」
 ?。氏壬擔骸肝腋忝遣煌?,我只是個設計師,不是什么風光人士,我很低調的?!?br>
  李燕說:「ㄏㄏㄏ!是嗎?說到這個,從來沒有聽起過學長的家庭背景,我都不知道你家中有誰?!?br>
 ?。氏壬擔骸改遣恢匾?,反正他們還活著就對了。飲料喝完了,那我先離開了?!估鈦嗨擔骸付?!學長慢走?!購韌暌蝦罅餃死肟憷痰?。J先生回到家后,正在想著孤兒院的事情,邊想邊用電腦查一些資料,J先生暗想:「每間孤兒院收人都有一定得量,超過他們也無法負荷,那么該找哪一種房子給他們呢?」
  他想著想著,接著又想著:「恩!我怎么沒想到還有那間房子,趕緊打電話給小燕?!梗氏壬虻緇案鈦?。

  李燕接起來說:「學長,這么快就打給我了,有什么好消息嗎?」J先生說:「恩,明天方便出來談話嗎?」李燕說沒問題,然后互相說晚安后電話就掛斷了。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夜蒅星宸 金幣 +19 轉帖分享,紅包獻上!  
評論加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