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美嬌妻被淫記】(04-05)【作者:woaisiwa040】   人妻小說 
字數:3027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br>            俏美嬌妻被人淫(四)

  自從被胖子插入屁眼后,我發現小茹漸漸地放開了,主動開始滿足我一些淫妻的小想法,像什么小穴塞著跳蛋去上舞蹈課啦,屁眼里插著肛塞坐公交啦,塞著振動棒逛商場啦,周圍那一個個盯著我美麗的妻子垂涎欲滴的男人們,誰能想象得到在公共場合下,外表秀麗嫵媚、清純動人的妻子在那一層薄薄的衣裙下,身體前后的兩個洞里都塞滿了淫具呢。

  「老公,今天星期六,你答應帶人家去看電影的!」小茹抱著我的胳膊撒嬌。
  看看自己的小嬌妻,彎著一雙明媚的大眼睛,嘟著紅紅的小嘴,歪著頭俏皮的看著我,「哎……好,好,去看?!刮椅弈蔚乃?,不過轉頭就掏出了一個雙頭跳蛋:「不過嘛……得把這個放進去……」

  「??!」小茹羞得滿臉通紅:「壞老公,就知道變著法子玩人家!」

  我這個老婆呀,就是面嫩,又不是頭一次帶著淫具上街了,可是每一次還是會不好意思,就喜歡她這種羞答答的樣子!

  知道擰不過我,小茹只好接過跳蛋,假裝生氣地說,「好吧好吧,今天就便宜你一次,不過就這一次啊,下次不跟你玩這個了?!?br>
  小茹掀起自己的裙子,脫下小內褲,把跳蛋抹上潤滑油,「啊……嗯……」,她咬著銀牙,輕呼了兩口氣,把兩個跳蛋一個塞進小穴,一個塞進了肛門,然后,在內褲外面又穿了一條肉色的連褲襪。

  「老公,好了?!剮∪闥直吃詒澈?,俏然站立在我面前。

  只見我的小嬌妻上身穿著一件白色的無吊帶長款抹胸背心,下身是件淺藍色的包臀A字裙,腳上穿著一雙黑色的高跟水晶涼鞋,整個人顯得清涼可愛、俏皮迷人。

  「好老婆,你真美!」我忍不住贊美著自己的妻子,將她摟到了懷里,雙手伸進了小茹的裙子,輕輕地撫弄她的下陰。

  「討厭!老公,別……別把內內弄濕了?!?。

  「老婆,你真性感……滿大街的男人的眼球都會被你吸引……」,我抱著妻子,在她耳邊輕聲說:「并且啊……那些色狼都一定在拿你做性幻想對象呢?!?br>  聽我說出這樣的話,小茹羞澀的低下了頭。

  「老婆,想不想讓那些色狼一起肏你???讓大雞巴塞滿你的洞洞、屁眼……」感覺到懷里的妻子有些興奮,我也抑制不住激動的感覺,肉棒開始膨脹起來。
  可惜,事實總是離幻想有一點距離,出門一路走到家附近的電影院,大概十幾分鐘的路程,并沒有什么人來騷擾我的妻子,頂多也就是路邊一堆乘涼的民工貪婪地盯著小茹穿著絲襪的長腿,竊竊私語。

  暑期勵志大片??!《默守那份情》,買票,進場。

  我環視了下一周,看來這片子快要下映了,能坐一百多人的放映廳里只有寥寥幾個人,那當然是隨便坐嘍!我拉著不情愿的小茹坐到了倒數第三排。

  「哎呀,老公,干嘛坐這么遠嘛?」小茹有點不情愿。

  我把嘴湊到小茹耳邊說:「老婆,我下面硬了,有些受不了了!」說著我把小茹的玉手牽過來,放在自己高高隆起的襠部。

  「壞東西,憋死你!」小茹嬌羞的瞥了我一眼,不過還是解開褲鏈,用芊芊玉手握著我的肉棒上下套弄起來。

  電影開始了,這是什么破片子??!看得我氣悶,小茹看的倒是挺有興趣,套弄了一會我的雞巴,就不動了。

  正爽著呢,我可不答應。

  好在這影院座位的扶手可以收起來,我收起扶手,把她摟到懷里,一只手從她的衣服胸口處伸進去握著她的乳房開始揉捏。

  「嗯……嗯……」很快的,她就抑制不住得開始輕輕呻吟:「真討厭……下面都濕了?!?br>
  我在小茹耳邊輕輕的說:「老婆,我要你用嘴給我弄出來」。

  「老公,別鬧……我要看電影呢?!剮∪闈嶸?。

  「先幫老公降降火,完了咱們再看一場?!刮抑緩煤遄漚科?,小茹看看沒辦法,只好低下頭張開小嘴把我的肉棒含進去開始吞吐起來。

  「啊……啊……太舒服了……」我抱著小茹的頭,享受著小茹香滑的小舌在肉棒上繞來繞去的銷魂感覺,妻子的口交技術越來越好了。

  突然,借著熒幕上的亮光,我發現身后一排不知道什么時候坐著一個男人正盯著我倆看,???一定是剛才那會沒注意進來的。

  此時,小茹的整個上半身倒在我大腿上,裙子幾乎退到了屁股上,露出穿著絲襪的大長腿,暴露小茹的想法又沖擊著我的腦海,我輕輕的掀起小茹的裙擺,讓她的整個屁股暴露在外面,包裹著臀部的絲襪下隱隱約約能見到一抹內褲的粉紅色。

  終于,那個男人忍不住了,他跨過椅背來到了同一排,坐在了小茹旁邊的座位上,我借著熒幕上的光仔細的打量了他幾眼,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把小茹的肉體展現給別的男人看,這種變態感覺讓我感到異常的興奮,我用力按住小茹的頭,使勁的抽送著,看得旁邊的男人目瞪口呆。

  他一邊觀察著我,一邊顫顫巍巍的伸出手,試探著在小茹裸露的臀部和大腿上撫摸起來,「嗚……嗚……」小茹大概感覺到自己的屁股和腿上多了一雙手,掙扎了兩下,我用力固定住她的頭,小茹發出嗚嗚的聲音,我低下頭在她耳邊輕聲說:「老婆,不要動?!?br>
  中年男子見我毫不在意,只顧享受,而身下的女人逆來順受的表現,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竟然大膽的伸手下去將妻子的兩只腳腕抓在手里,他把小茹的美腳舉到自己嘴邊,脫掉涼鞋,開始舔吸著她小巧的嫩腳。

  小茹的嫩腳就隔著那片薄薄柔滑的絲織物被男人的嘴巴用力的舔吸著、揉捏著,「嗚……嗚……」小茹的雙腿隨著男人的吸弄微微顫動,肉色近乎透明的的絲襪上留下一灘灘濕漉漉的口水漬,在昏暗的光線下閃著浮光點點。

  此時的小茹,已經側身躺在影院的椅子上,雙手摟著我的腰,嘴里吞吐著一根粗大的肉棒,腰間的裙子整個掀到了背部,將她那薄薄絲襪覆蓋的下半身完全暴露在人前,纖細的腰,豐滿的臀,修長的雙腿勾勒出完美的曲線,勾動著人心底的欲望。

  「啊……不要……老公,他的手……」小茹吐出了肉棒,低聲呻吟著,我定睛一瞧,中年男子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把妻子的連褲絲襪撥到了大腿上,一只手消失在了妻子雙腿之間。

  這時小茹的兩只大腿大大地張開著,粉色的內褲似乎被勒的很緊實,褲襠處的布料緊緊嵌入臀溝,把小茹的兩瓣美臀肉分成兩半,中年男子的手已經鉆進了內褲里,在妻子陰蒂的部位不停的撫弄。

  「啊,這是……真他媽騷!」中年男子摸到了跳蛋的線,不知道是什么東西的他拉著線一拽,把小穴里的跳蛋整個拉了出來。

  「啊…………」妻子羞憤的發出一聲悲鳴:「不要……」伸出手想要阻止他。
  「別動……」我一把按住妻子的手,一手按住她的頭部,將肉棒使勁送入了她的小嘴。

  「老弟,這小妞……真騷,是小姐吧?」中年男子一邊摳弄小茹的下體,一邊解開了褲子,把雞巴露了出來,手握著妻子的絲襪小腳夾著雞巴使勁的摩擦:「多少錢啊,這么好的貨色怎么也得兩千吧?」

  為了蓋過電影的聲音,男人說的特別響。

  「嗚……嗚……」小茹聽見男人侮辱自己的話,嘴里嗚嗚著表示對男人的抗議,可她肉色絲襪包裹的纖細秀腿卻緊緊的繃直,秀美的小腳因為興奮而不停磨蹭著男人的肉棒。

  借著光亮,我分明看到水色光澤順著小茹的大腿根部從被勒出一條縫的陰唇中流淌著,來自小穴和肛門里的跳蛋的刺激已經讓小茹的身體發燙并顫抖,隱約中,我看到男人抖動著身體,將白濁的精液射在了妻子白嫩的絲襪小腳上。
  「啊……」,興奮得快要爆炸的我加快了操弄的頻率,閉上眼感受著小茹淫蕩的身體,想到小茹被暴露和侵犯的樣子,我很快到了高潮,不顧小茹的掙扎,我死死按住她的腦袋,讓精液一絲不剩的射入她的喉嚨。

  當我從射精的快感中回過神,身邊的男人已經悄然離開了,媽的,溜這么快,剛才還考慮今天老婆的小穴是不是讓這個男人插入呢,算了,只能怪你自己沒這福分。

  「老公,我的內褲和襪絲都……都被人拿走了……」小茹支支吾吾的跟我說,我一看,妻子的下半身光溜溜的,媽的,這家伙臨走還把我老婆的內褲和絲襪給剝下來帶走了,一定是拿回去打飛機用的。

  我一把抓住了垂在妻子雙腿間的跳蛋:「誒,老婆,你是不是還沒爽到呀?」
  「嗯……老公,回家……回家再玩……」小茹抓住了我的手求饒。

  「哼,回家再好好炮制你個小淫婦!」沒有了內褲,塞到小穴里容易掉出來,思考了一下,我把第二個跳蛋也塞進了妻子的屁眼里,還將開關開到最大檔。
  「啊……嗯……嗯……」肛門也是妻子的性敏感帶,被兩個跳蛋在肛門里不停的震動著,妻子忍耐不住的一聲聲呻吟起來。

  電影散場了,小茹已經被肛門里的跳蛋弄得全身發軟,虛汗淋漓,攙扶著我好不容易出了電影院。

  候影大廳里的幾個男人忍不住將目光緊盯著小茹,他們肯定想不到這個面色潮紅,渾身散發著一股妖冶的誘惑力的少婦,她那短短的包臀一步裙下,下體竟然一絲不掛,屁眼里還塞著兩個不停震動的跳蛋。

  「老公,不行了……不行了……」十幾分鐘的路程才走了一半,小茹就被肛門里的跳蛋弄得腿軟腳軟的不能走了。

  我環顧一下四周,這里已經快到家了,是我家附近一個小區背后的一條小路,沒有路燈,平時少有人走,路的一邊種的綠化的樹木,另一邊是居民樓的陽臺。
  我看看粉面通紅,全身無力的妻子,猛地有了一個想法,指著陽臺邊上,對妻子耳語道:「我們到那兒去?!?br>
  妻子看了看陽臺,這兒的一樓陽臺離地面大概20公分,陽臺邊上的護欄是空心的鐵欄桿,大概60公分高,往里走是玻璃封的推拉門,被窗簾緊緊遮閉的門后散發著淡淡的柔光,隱約傳來電視的聲音。

  「不要……」妻子明白了我的意思,有些羞澀的拒絕。

  「沒事,老婆,咱們聲音輕一點……」我強拉著小茹向陽臺走去。

  「哎呀……別……」小茹半推半就的被我拉到陽臺邊上,我迫不急待地從后面掀起妻子的裙子,妻子自覺地彎下腰來,手扶著陽臺的護欄,撅起了挺翹的小屁股。

  我利索地脫下褲子,露出早已昂揚的肉棒,朝著妻子濕滑的陰部,猛地插進去,妻子發出「啊……」地一聲呻吟。

  這是我們第一次在野外做,倍感新鮮,晚風吹在下身涼涼的,月光昏暗,特別是在別人家的陽臺外面做愛,一種野合的快感和獨特的刺激讓我們兩個都興奮不已。

  我一邊抽送,一邊輕聲逗妻子:「老婆,剛才在電影院你被人當成小姐啦?!?br>  小茹羞澀的說:「哎呀,老公,怪不好意思的,你還說?!?br>
  我說:「那個人沒有肏你是不是感到失望呀?」

  小茹配合著我,呻吟著說:「是啊,好想…好想他的雞巴,想的人家都…都流水了?!?br>
  這時,陽臺上的房間里傳來一陣輕微的腳步,一個身影悄悄地靠在玻璃門后,可是野外交合的刺激讓我們都陷入興奮之中,誰也沒注意到。

  想象著妻子被人當成妓女肆意的蹂躪,妻子的話讓我更加刺激,我忍不住放大了聲音:「你就是妓女……你想被大雞巴肏……」

  小茹在我連續的攻擊下,嬌喘連連:「啊……,我不是……想被……大雞巴肏……好…爽啊…」

  聽著妻子的淫聲浪叫,陰道里的雞巴隔著一層肉膜感受著肛門深處跳蛋的震動,太爽了了,我興奮地快速抽送著粗大的肉棒:「說,你是妓女……你是婊子……」。

  被陰道和肛門雙重的快感刺激著,小茹泣不成聲,大聲的呻吟起來:「啊……啊……快點……再深點……我是妓女……我是婊子……肏死我……肏死我吧……」。

  突然,「喀啦……」一聲輕響,陽臺上的推拉門打開了,一個身影出現在我們的面前,我和妻子嚇了一跳,保持交合的姿勢愣住了。

  一個十七八歲的男孩出現在我們面前,看樣子是個高中生,上身穿了件大背心,下身只穿了一件三角短褲,見到我和妻子的樣子,「你們,在……在我家……外面……外面干什么?」男孩結結巴巴的沖我們喝問,眼睛卻滴溜溜的直在小茹光溜溜的屁股和大腿上打轉。

  從他背后室內隱約傳來的朦朧光線下,看不清男孩長的什么樣子,只覺得個子高高的,想必只要躲開室內的光線,他也是一樣看不清我倆的長相,我心頭一個的想法突然涌了上來!

  我拉著妻子來到墻角,掀起妻子的裙子,讓她的下半身裸露出來,對那男孩說:「你看這個姐姐漂亮嗎?」

  小茹聽了,回過頭來,驚訝地看著我說:「你……」

  我看著男孩:「你剛才也聽見了,她是小姐嘛,看她多騷,你想不想和漂亮的姐姐玩玩?」

  說著話,我把小茹的上身壓了下去,下身一挺,肉棒又插進了妻子的小穴里,抽動起來,第一次在別人面前做愛,妻子很快就興奮了,滿臉嬌羞的低著頭,嘴里壓抑不住的不停地嬌喘著。

  男孩盯著我身下的妻子,雖然女人的臉躲在陰暗的角落里無法看清,但是剛剛開門時,在室內光線下一閃而過的美麗臉龐上那淫靡的表情,還有她那性感的穿著,裸露著的渾圓的屁股和修長的大腿大腿,還有那不停呻吟的柔美嗓音,在昏暗的光線下,散發著致命的誘惑力!

  男孩的內褲已經鼓起了一個大包,看樣子已經受不了了,他躍身翻過欄桿,站到妻子面前。

  而此時,小茹彎著腰的姿勢正好面對著男孩的下身,男孩把內褲拉下來,一根粗大的肉棒「啪」的彈出來,硬硬地翹起,一下子彈在妻子的臉上。

  「??!」小茹驚呼一聲,緊張的閉上了眼睛,任憑男孩的雞巴在自己的臉上戳來戳去。

  「姐……姐姐,我……」男孩手足無措,兩只手都不知道該放到哪里。
  「快幫弟弟含雞巴呀?!刮乙槐叱樗?,一邊在她赤裸光滑的屁股上「啪啪」拍了她兩下。

  「嗯……」小茹在我的催促之下,只好睜開眼,無奈的張嘴含住了男孩的雞巴,那男孩一定沒有享受過這樣的快感,雙手抱住妻子的頭,開始在她的嘴里快速地抽送,小茹雙手從后面抱住男孩的屁股,嘴里不停的發出「嗚嗚」的聲音。
  「啊……啊……」男孩很快就喘著粗氣,發出了難以抑制的呻吟:「大哥……能讓我肏姐姐的下面嗎?」

  我忽然有一種抑制不住的沖動,想看妻子被別的男人肉棒插入,這種沖動是那么的強烈,于是我起身讓開位置:「弟弟,來,讓你肏姐姐的小穴?!?br>
  「啊……不要……」小茹低聲的哀求著,兩只手緊緊地抓著陽臺的欄桿,「不要……啊…………」。

  男孩一聽,馬上從小茹嘴里抽出來雞巴,站到小茹的身后,扶住她的屁股,龜頭沾著淫液使勁一送,雞巴一下子就插進去小穴了,妻子被插得「啊」了一聲。
  我站在一邊,看著男孩的雞巴一下子插進了妻子的下身,感覺到好像血一起涌到了頭上,眼睛有點發花,激動得手都有點哆嗦,這是老婆第一次被我以外的男人插入陰道,按說應該是非常的刺激,但是心底里怎么感到一陣陣的酸痛……
  這一刻,我想阻止,可是……,是我自己造成了這一切,是我把自己的妻子送到了別的男人的身下,這一刻,還有回頭路嗎?

  男孩開始猛烈地抽動起來,妻子抬起頭,忍不住的呻吟著:「啊……好爽……」

  男孩動作更猛烈了,兩個人的下身發出「啪啪」的肉體撞擊聲,年輕人的體力真是好。

  目睹著妻子被男孩用力的肏干,我的心情漸漸平復下來,小茹已經被人干了,想那么多有什么用,于是我走到小茹前面,把鼓脹到了極點的雞巴放在她嘴邊,妻子心領神會地含住吸吮起來,邊舔著邊淫蕩的說:「啊……弟弟的雞巴……好硬,好舒服!」

  「這……這是……」男孩被老婆肛門口粉紅色的細線吸引,忍不住抓住線拽了起來。

  「啊……啊……不要……不要……」小茹被刺激的全身顫栗,不停地搖擺著白嫩的屁股。

  「噗,噗?!沽嬌盤氨荒瀉⒗雋似拮擁鈉ㄑ?,「嗚……」小茹發出長聲悲鳴,陰道里的嫩肉劇烈的收縮起來,使勁地擠夾著男孩年青的雞巴。

  男孩拼命的扭動腰部,把粗硬的陽具往老婆的屄里拼命抽送,「不要……啊……??!我快要被你插死了!」隨著男孩的大力抽插,妻子的哼聲也變得斷續了,她扭擺著屁股,幾乎是哭著求饒道:「不要啦!放過我吧!」

  可是男孩沒理會,反而更加用力的,望著自己那條粗硬的雞巴在一個漂亮動人的大姐姐豐滿的屁股溝間進進出出,男孩更來勁了,一陣狂抽猛插,很快興奮了。

  「啊……唔……」在強烈的快感中,大量的淫水充滿了肉洞,溢出的淫液粘滿了她和男孩下身的結部,伴隨每一次肉體的接觸而來的是「撲哧撲哧」的粘液聲,粗大的肉棒不停地在她體內做著長距離的活塞運動,肉棒和緊貼在其上的肉壁的摩擦產生的熱量一點點熔化著她最后的理智。

  「天啊……舒服死了……我也要來了……」妻子緊緊抓著欄桿,渾身在顫動著……

  男孩被身下美麗人妻的表現刺激到了頂峰,快速的抽送幾下之后,狠狠的插進了人妻的下體,在妻子的體內射出了他濃稠的精液。

  小茹也達到了高潮:「啊……要死了……肏死我了……啊……啊……」聲音漸小,最后只剩下嬌喘了。

  這樣的場面也讓我興奮到極點,濃濃的精液噴薄而出,直射到妻子的嘴里,妻子頭發散亂著,嘴角滿是精液,那樣子別提多淫蕩了。

  男孩射完精,還舍不得放開小茹,抱著小茹的屁股拿雞巴在上面蹭來蹭去,我拉起高潮后渾身無力的小茹,幫她放下裙子,跟男孩打了個招呼:「小兄弟,肏都肏完了,怎么,舍不得讓姐姐走?」

  男孩還對妻子依依不舍:「姐姐,能加我微信嗎?」

  「這是秘密,有緣再見!」妻子看看我,我們同時笑了。

  向男孩揮了揮手,小茹挽著我的手,依偎著我重新走向回家的路。

  「老公,」妻子忐忑的看著我:「那個男孩進入我的身體射精了,你不生氣嗎?」

  「怎么會生氣呢,老婆,你別擔心……」我輕輕地摟住妻子安慰她,第一次被別的男人進入陰道射精,還是在在野外這樣的環境中,對她的沖擊一定很大:「老公喜歡看你淫浪的樣子了,老公永遠愛你……」

  「老公,我愛你……」妻子動情地對我說。

  「呵呵,人家小男孩還是處男呢……」我調笑著妻子:「就這么就被你這個壞姐姐把人家的處男奪走了?!?br>
  妻子興奮的狀態還沒有消退,滿臉紅暈地對我說:「老公,你好壞,就讓人家在外面……?」

  我笑著說:「老婆,在外面的肏屄感覺好嗎?」

  妻子嬌羞的低下頭,說:「挺好的,感覺妙極了,那種舒服,像…像是要飛起來?!?br>
  我說:「喜歡嗎?」

  小茹低著頭沒有說話,但是我能感覺到她的身體在微微發抖。

  夜風徐徐吹來,似乎有了一絲涼意,我摟緊了妻子,她嬌美的身軀散發著一種妖媚的人妻獨有的風情。

            俏美嬌妻被人淫(五)

  這天晚上,我正躺在床上看手機,小茹洗完澡爬上了床:「老公,你看人家漂亮嗎?」

  妻子穿著一件黑色的真絲吊帶蕾絲睡裙,細細的肩帶掛在潔白如玉的肩頭上,濕淋淋的頭發凌亂地搭在胸前白膩的乳房上,短小的睡裙遮不住妻子迷人的曲線,小半個臀部從裙擺下緣露了出來,白嫩的大腿深處,微微能看到一團黑色。
  這種誘惑只要是男人哪能承受得了,我翻身撲上去,從小腿慢慢吻上了大腿、臀部、股溝,將唇輕輕覆蓋在黑色森林之上,妻子低聲呻吟著。

  我的舌尖穿過黑色的森林,一下到達了桃源深處,她不停地扭動著屁股,用潮濕的下體輕微撞擊我的嘴唇。

  我匍匐而上,拉下她肩膀的吊帶,雙手在她胸前摸索,身體在她身上蠕動。
  這時,微信「嗡……嗡……」的不停振動,是誰啊,這么討厭。

  打開微信一看,一個陌生的號碼。

  「請加我,我是宿舍老五?!?br>
  老五?同宿舍的老五。

  說實話,自從畢業以后做生意,混的圈子跟以前完全不一樣,大學時候的同學除了幾個要好的,基本都已經不聯系好多年。

  我加了他,立刻一串信息發了過來。

  「肖明成,在嗎?……在嗎?……在嗎?」

  「在?!?br>
  「找你可真不容易,聯系了好幾個同學才找到你微信號?!?br>
  「有什么事?」

  「明天出差途中路過省城,呆一晚上,省城就你這么一個同學,出來一起坐坐?!?br>
  雖然在學校里,兩人關系一般,他畢業后就回了家鄉,已經好幾年沒有再聯系了,但畢竟是同學一場。

  「好,沒問題,一定熱情款待?!刮銥悸橇訟?,給他發道。

  「再見?!?br>
  「88?!?br>
  關掉微信,我挺身將自己早已怒漲的分身送入妻子濕成一片泥沼的下體。
  「啊……啊……!」妻子在我的抽送下喘息著說:「什么人?」

  「一個老同學,好幾年不見了,明天路過省城,叫我出去玩玩?!?br>
  「壞蛋,不許去……那些不三不四的地方……瞎玩?!蠱拮穎晃遺悶跤?,兩腿使勁的夾著我的陽具。

  「就去KTV唱唱歌,你想哪兒去了……老婆,要不,」看著床上迷人的妻子,一個邪惡的念頭從我的腦海里誕生了……

  「你也一起去吧,就說是我同事,反正他也沒見過你?!?br>
  「那不太好吧……」妻子猶豫中。

  「沒什么,老公在,難道他還能強奸你?!刮野肟嫘?,半安慰她:「再說他可是一個帥哥哦?!?br>
  這時,妻子的臉頰突然飛起一片紅暈,說話也有點結巴:「老公……你不會是……是想……暴露……暴露我……吧?」

  「你說呢?我的好老婆,如果你愿意的話,讓他肏也不是不可以的哦?」我看著她嬌羞的模樣,忍不住調戲她。

  「不是……就是……那什么……」妻子的雙腿突然繃得緊緊的,小穴里面的嫩肉不停的夾緊我的分身。

  「他是外省的,這么多年了就出差路過這一次,以后也基本不會再見面了?!?br>  妻子的腿慢慢放松了,我加快了抽送。

  「明天穿的漂亮一點?!?br>
  「嗯……」妻子羞澀的答應了一聲,我把妻子兩條白嫩的大腿扛起在肩頭,快速的抽送起來。

  「啊……啊……,」俏美的嬌妻媚眼如絲,雙手不停地揉著自己豐滿的乳房,伸出小舌頭舔著紅唇,淫蕩的呻吟著:「哥哥……哥哥……來肏我嘛,肏得好舒服,啊……啊……,要上天了………」

  我忍不住爆發在妻子的小穴里………

  第二天去公司晃了一圈,下午早早給同學打電話,他已經到了,一共四個人,兩男兩女,正在酒店安頓。

  開車去接同學,他一米七五,沒我高,有點小帥,不過面容顯得有點蒼老,看來生活的壓力不小。

  看見我開的奔馳,他一臉的大驚小怪,直到我解釋是公司的車,他的臉上才露出了恍然大悟和意料之中的表情,看來是把我當成給老板開車的了,也沒什么好解釋的,他愛怎么理解就怎么理解吧。

  在一家環境還不錯的飯館請他吃了一頓飯,末了,我給妻子打了個電話,叫她到黃金海岸練歌城。

  然后跟他說一起去唱歌吧,我找了個公司的同事美眉來助助興,他聽了非常高興的樣子,還一直詢問,她是公司前臺不?長得漂不漂亮?

  一路上,只聽見同學在夸夸其談,說自己在保險公司多么有發展潛力,說經理多么器重自己,一邊又吹噓自己手下的業務員怎么騷,怎么好搞,他的表現令我有些反感,只是一個縣級保險公司里的業務負責人,連部門經理都不是。
  我一邊聽他說,一邊點頭微笑,沒想到畢業幾年不見……,要不是同學,我一定會讓他下車,滾蛋。

  不過聽他說手下的那些女業務員,怎么怎么騷,怎么在她們老公不在時候搞她們,聽的我也很興奮。

  看來,這家伙這幾年,搞人妻很有點手段啊,我不禁有些后悔,不知道讓老婆來是對還是不對。

  到了KTV,點好包間,我們倆坐著開始聊天,同學有點心不在焉,一邊聊一邊瞟著房間的門。

  門開了,妻子推門而入。

  我呆住了,他也呆住了。

  小茹今天的打扮清純中帶著妖嬈嫵媚,白色的一字肩雪紡衫,秀美的肩膀袒露在外,露出性感誘人的鎖骨,豐滿的雙乳露出一抹白膩,下身一條藍色絲質的碎花超短小擺裙,腳蹬一雙白色的水晶涼鞋,手里拿著一個白色的女士手包。
  我把妻子讓了進來,一陣香氣撲鼻而來,沁人心脾,淡粉色的口紅、黑色的眼影,顯然,妻子今天是精心打扮過的。

  同學的眼睛已經直了,妻子笑著和我們打了個招呼,他才回過神來,慌慌忙忙地讓座。

  坐下后簡單介紹了一下,當然,我告訴他的是妻子的假名——白小潔,聽到這個名字,他愣了一下,朝我咧嘴笑了下。

  我們倆分坐左右,妻子坐在我們中間。

  他不愧是保險公司搞業務的,相當會說會搞氣氛,講了幾個小段子,逗得妻子咯咯直笑,唱了幾首歌,相互之間的氣氛漸漸活躍了,他也越來越緊的貼著妻子。

  「小潔,你結婚了嗎?」同學端起酒杯,假裝不經意的靠在妻子裸露的肩旁。
  「嗯……」妻子顯然沒料到他會問這個,一時語塞,猶豫著轉過頭來看了我一眼:「結了?!?br>
  「哈哈,結婚了有什么不好意思說的,來,喝酒?!雇в行┬朔?,不知是為了美麗的人妻還是什么而高興。

  兩杯酒下去,妻子的臉色微紅,在昏暗的燈光下顯得嫵媚動人。

  「你今天真性感?!刮腋┰諂拮擁畝叩蛻廝?,趁著同學不注意,我把妻子的衣領往胸前再拉低了點,寬大的衣領自然下垂,露出深深的乳溝。

  「神經??!」妻子轉頭看向我,嬌羞地看著我。

  但她完全沒有把衣服拉回去的意思,低頭瞟了一眼裸露在外的大半個酥胸,俯過身從茶幾上拿起酒杯,輕輕地抿了一口。

  歌曲結束,同學轉身坐下。

  「好!」我和妻子同時鼓掌。

  我轉過頭看著同學,順便瞟了一眼妻子,同學也盯著她,妻子邊鼓掌邊對著同學微笑。

  從我們的角度順著脖子往下,妻子的兩顆乳房隨著手臂的運動左右搖晃著,同學色迷迷的眼神緊緊盯住不放。

  接著同學提議妻子來一首,妻子扭捏了半天,終于站起身,短裙的邊緣微微上翹,本來就非常短,我居然看到了內褲的邊緣。

  同學顯然也沒有放過這大好的時機,他的頭斜靠在沙發上,眼睛一直盯著妻子的短裙深處,從他的角度,裙內風光一覽無余。

  一首歌結束,「真不錯?!雇Ч鈉鷲評?。

  妻子很高興:「我給你們倒酒?!?br>
  她彎下腰,短裙的后擺隨著妻子的動作拉起了一大截,絲質的透明內褲一下跳入我們的眼簾,白白的屁股在內褲的包裹下顯得格外耀眼,隱約可見桃源深處一片朦朦朧朧的黑色。

  我轉眼看著同學,他的下體明顯地鼓起一個大包。

  「我去下洗手間?!蠱拮悠鶘砣チ瞬匏?。

  「你這同事真騷??!」同學淫笑著對我說,「我剛才看到她的毛了,毛很多,性欲肯定強,你看到了嗎?」

  「我沒注意?!刮夜首饕藕兜囟運?。

  「哈哈,」同學沖我淫笑著,「說真的,她的胸真大,一晃一晃的,真想揉一把?!?br>
  同學的話顯然對我起了作用,我明顯感覺自己起了生理反應,真想把妻子拖回去好好干一把。

  連續跟他碰了幾杯酒,我假裝有點醉了,頭靠在沙發上,閉起眼睛。

  「怎么了?」妻子回來了,過來關切地問著。

  「有點暈,我躺會兒?!?br>
  小茹叫服務生端來了一杯茶,又遞到我手上,那一刻,突然被妻子的細心感動,真想立刻帶著她離開這個場合。

  閉上眼睛,眼前卻仿佛看見妻子雙手撐在茶幾上,扭動屁股迎合著同學的對她身體的侵犯,兩顆乳房在同學的手中擠壓變形,伴隨著激烈的呻吟聲在腦邊回蕩著。

  不知什時候,竟然不知不覺睡著了,我突然睜開眼睛,妻子不在旁邊。
  「她呢?」我問同學。

  「去洗手間了,剛去?!?br>
  「哦?!?br>
  「她的胸好大?!雇盼?,點起一支煙,突然對我說。

  「剛才不說過了嗎?你還說你想揉一把。呵呵?!?br>
  「我揉過了?!顧撓鍥械沆乓?。

  「???」我突然不知道該說什么,剛才在我睡著期間好像發生了什么?
  「剛才你睡著了,很大,很挺,還很有彈性,那乳頭摸起來……」同學猛抽一口煙,微微閉上眼,緩緩把煙吐出,好像很享受:「剛把她乳頭含在嘴里,她就受不了了?!?br>
  「你…你…親她的奶子?……她沒反抗?」

  「沒有,我解她胸罩,開始她還不肯,呵呵?!?br>
  「后來呢?」

  「后來?后來我一摸,她的下面濕透了,全是水?!?br>
  「內褲也脫了?」

  「那倒沒有,內褲手感不錯,摸起來很舒服?!顧淹惹淘誆杓干?,嘴里吐出兩個煙圈:「明成,你老實說,搞過她沒有?」

  「沒有?!?br>
  「真沒有?」他疑惑的看著我,狠狠地說:「比我手下那幾個業務員騷多了,今天一定要肏了她?!?br>
  正說著,妻子推門而入。

  「我也要去下洗手間,我手上全是……呵呵?!顧照酒鵠?,把手放在鼻子上向妻子做了一個嗅舔的動作,然后出去了。

  妻子看了他一眼,臉唰一下紅了,迅速把頭低下,快速走回座位。

  「你什么時候醒的?」妻子端著茶杯,看著大屏幕低聲地說。

  「有一會兒了?!?br>
  妻子吃驚地轉過頭,望著我,眼神中似乎有一絲慌亂。

  「老公,你都看見了?!蠱拮擁納舨蹲?。

  「嗯?!刮移燮?。

  「你剛才……你怎么不救我!」妻子有點生氣的說。

  「你也沒反抗呀?」我點起了一支煙。

  「那…那……」妻子的氣勢一下變得弱起來:「老公,其實…其實…不是那樣的?!?br>
  「是哪樣呢?」

  我看著她的眼睛,語氣雖然緩和,但眼神卻很堅定。

  她有些慌亂,刻意避開我的目光。

  不知是剛剛的香艷場面令她心神蕩漾,還是被我們的問答搞的驚慌失措,她臉色紅潤,身體有些微微發抖,高聳的胸脯也在上下起伏著。

  我一把將妻子拉起來,拽到門后的死角地帶,從后面抱住妻子,用堅硬的下體緊緊地頂住她柔軟的屁股,她很配合地把腳尖踮起,屁股上翹,微微扭動著迎合我。

  我把頭微微靠向她的發際,左手從腋下滑過,用手指輕觸她起伏的胸部,她的胸罩都沒有扣好,依然保持著被別人侵犯后的狀態,那對剛剛才被另外一個男人挑逗、吸吮的乳房,逐漸變硬、挺拔。

  右手緩緩向上,撩過她的短裙,性感短裙遮蓋的雪白玉腿撩動著我蠢蠢欲動的手,用手背緩緩地感觸大腿的溫度,將手覆在還有些濕潤的絲質內褲上,用掌心感受它傳遞出的體內的溫度,熱乎乎的。

  妻子靠在我懷里一動不動,我的手指穿過她緊閉的雙腿,從大腿根部游離而上,滑過股溝,稍作停留,來到了密林深處,手指在這里打著轉,從一根手指變成兩根手指。

  「??!」妻子驚呼一聲,隨著指關節的動作,兩根手指瞬間陷入了叢林中的沼澤,如果沒有內褲的阻隔,可能頃刻間就會被盡數吞噬。

  「今天到底怎么回事?」我一邊詢問,一邊在她的叢林里探索。

  「老公,你不是都看到了嗎?」妻子可憐兮兮的說。

  「不,我要你自己說……」我感覺到自己的肉棒興奮地要爆炸。

  「我不知道……我以為……你想看……,老公,我真不是故意的?!蠱拮幼房醋盼?,含羞帶怯的說。

  「你睡著的時候……」妻子轉回頭,羞澀的小聲說:「他就一直勸我喝酒……端著杯子老是……在我胸前蹭……我也不好發火……」

  「腿分開?!蠱拮雍芴暗姆摯?,我放開她,迅速褪去她的內褲。
  「然后呢?」我繼續問她。

  「然后……然后他就得寸進尺,摸我了……」

  「摸哪兒了?」我解開褲子拉鏈,她的這句摸我了,說得楚楚可憐,又一次激發了我的獸欲。

  「他摸我腿……我推他……你又不出聲……我以為你想看……就由著他了?!?br>  「嗯,繼續說?!刮藝易劑宋恢?,肉棒輕輕一滑就進入了那個濕潤的花蕊。
  「他摸我大腿……還解我胸罩……摸我胸……,嗯……老公,你快點,啊……」一晚上的挑逗,終于在這一刻得到充實,妻子又一次不能自控了。

  「他扒開我的衣服……摸我……還親我……啊……老公?!蠱拮幼プ∥業氖秩ゼ費顧乃?。

  「他親你妻子的乳頭……老公……他還舔……老公……快啊……老公……」這時的她已經激動得語無倫次,淫語的快感刺激著她,今天,這一刻來的特別的快。

  我加快了速度。

  「他趴在我身上,老公……他還趴在你妻子的身上……他想肏我,老公?!?br>  「你讓他……肏嗎?」妻子的話讓我興奮到了頂點,我瘋狂地加快速度。
  「讓……讓……老公,我讓你們一起肏. 」妻子轉過頭來吻我,瘋狂地吻我。
  我扶住她的腰,瘋狂運動,她的兩個肉球跟著上下起伏。

  「??!」妻子全身發燙,一聲高亢地呻吟預示高潮的來臨。

  我停止了運動,從后緊緊地抱她,陪著她一同感受這一刻,她在顫抖。
  「老公,你……你真的想他肏我嗎?」懷里的妻子輕聲的問我。

  我摟著妻子柔軟的身體,考慮良久,艱難的哼了一聲:「嗯……」我感覺到懷中妻子的身體有一瞬間的僵硬。

  「老公,他要回來了……」小茹輕輕的推了推我。

  「噗……」我拔出了沒有發射,仍舊堅硬的肉棒。

  他回來了,興奮的緊緊貼在妻子身邊,兩個人聊著天,喝喝酒,我在一邊唱著歌。

  聊著聊著,他的手裝作無意識地搭在妻子的大腿上,妻子看了我一眼,大膽的把腿翹了起來,妻子的容忍似乎給了他很大的信心,他的手慢慢往大腿根部挪動。

  妻子的身子越來越靠前,本來就寬大的衣領把整個乳房暴露在空氣之中,豐滿的乳房聚集、變形,呼之欲出,那條深邃的乳溝從兩個罩杯的交接處向上延伸、延伸……

  小茹已經完全控制不住自己,靠在他的懷里閉上了眼睛,他的手穿過妻子的雪紡衫,撫過她光滑的背,解開了妻子的胸罩,兩只乳房一躍而出,放肆地在空氣里跳動。

  我放下了麥克風,靜靜的觀看。

  他看著我,得意地笑了,一只手緊緊握住其中一只乳房,擠壓,變形,再擠壓,又一次變形,那顆嫣紅的乳頭從中指和無名指的縫隙中擠過,被兩根指頭夾得緊緊的,每一次擠壓都伴隨著一聲沉吟。

  他又把兩只乳房同時托起,同時向內按壓,兩顆乳頭緊緊貼在一起,掌心不停摩擦著它們,之后就是瘋狂的按壓。

  同學伏下頭,在小茹的耳邊說了什么,妻子扭扭捏捏好像有幾分不情愿,睜開眼看了我幾眼,他又在妻子耳邊小聲說了句什么,看見我在一旁靜靜地觀看,卻沒有任何反應,妻子猶豫了幾分終于羞澀的點點頭。

  他忍不住激動的向小茹的紅唇吻去,妻子嘴里發出「嗚嗚」的聲音,竟用手抱住他的腰,微挺起身體,迎接著同學的親吻。

  同學一邊吻著我妻子一邊手上的動作也在加快,那一側的短裙早已被拉到腰上,透明內褲包裹著他的手在黑色森林里摸索,兩根手指早已深入沼澤地內,進進出出,從妻子迷離的眼神和逐漸加重的呼吸聲已經讓我感覺到,她最隱秘的部位又一次受到了男人的侵犯。

  無意中,我發現妻子正半閉著雙眼向我這里看來,我抬起頭,妻子也望著我,她微微張著小嘴,用舌尖輕舔著嘴唇,一副淫蕩十足的模樣,看得我簡直受不了。
  「啊……」一陣長吟,伴隨著劇烈地抖動,妻子居然在自己老公的面前,被另一個男人送上了高潮的頂峰。

  小茹這時臉色緋紅,眼睛還是微閉著,透過寬大的衣領,她的乳房不斷地上下起伏著。

  男人的右手握住其中一只,他已經沒有了剛才的瘋狂,似乎只是在品位著它的柔軟,感受著它的堅挺。

  三個人的KTV包間里,充斥著淫靡的氣氛。

  過了一會兒,妻子忽然驚醒了似的,滿臉羞紅,推開了男人停留在她身上的手,匆匆的整理好內衣,起身去了衛生間。

  「真爽,」他靠在沙發上意猶未盡的說:「要不是你在這里,我剛才一定肏了她?!?br>
  「早點散了吧?你明天早上八點的火車呢?!勾聳?,我的神志已經清醒了不少,要我把可愛的妻子拱手讓人,還真有點不舍得:「時候不早了,再說……再說,這樣以后我們同事間也不好相處?!?br>
  「別呀,才幾點?要走你走,」他有點得意的說:「知道嗎?她剛才已經答應讓我肏了?!?br>
  「真的?」我驚訝地看著他。

  「這女的下邊還真……緊……」他沖著我壞笑,「一會兒帶她到酒店好好肏她一頓?!?br>
  「她答應跟你去酒店了?」我心里有些不快,她怎么能答應他去酒店呢?
  「那當然,就剛才一邊揉她奶子,一邊摳她下邊……嘿嘿……」他興奮地一直沖著我笑:「讓她跟我去酒店,她還扭捏著不愿意?!?br>
  「那怎么……?」我想起他在妻子耳邊小聲耳語的畫面。

  「呵呵,我跟她說,今晚上我跟你兩人要肏她一晚上,」他臉上浮現出幾分回味:「媽的,這妞真騷,當時我就感覺她下邊出水了?!?br>
  怪不得老婆答應跟他去酒店,原來她以為我也會一起呀!

  「兄弟,怎么樣,哥們夠意思吧!」他得意的對我說。

  話還沒說完,門被推開了,俏麗的妻子飄然入內,小碎花裙隨著兩條白皙的大長腿左右擺動,微微泛紅的面頰配上淡淡的口紅、黑色的長發,搭在粉嫩的香肩上,款款走來,那種沁人心脾的香氣也撲鼻而來。

  「怎么去了這么久?!顧首魃釙櫚乜醋潘?。

  「補了個妝?!蠱拮游⑿Φ乜醋盼?,臉上有一絲不自然。

  走出KTV的大門,看了看表,11點半整了。

  從妻子進KTV的包間到現在,已經過去三個多小時了,短短三個小時發生了那么多事情,這一切都是我一手造成的。

  我希望妻子變成欲女,希望她在別的男人面前完全展現自己的嫵媚,我一直覺得自己完全能夠接受,可事實放在眼前,我卻膽怯了。

  我佯裝著酒醉,踉踉蹌蹌地來到花圃旁,但只是干嘔,什么都吐不出來。
  「你還好吧?!顧橇┮蛔笠揮業夭蠓鱟盼?。

  「沒事……沒事……真沒事?!?br>
  「要不我送你回去吧?!蠱拮幼プ盼業氖止匭牡匚首?。

  「好……的……」我抓緊了妻子的手,暗暗示意。

  「你一人哪行???要不我們一起送他回去吧?!?br>
  「沒事,我一人送他就行了?!蠱拮擁?,對,就這樣說,我欣喜的捏了她的手幾下給她暗示。

  「你剛才答應我了……」我聽見男人在身后小聲地跟妻子說。

  空氣中沉默了,只剩下我「嘔……嘔……」的干嘔聲。

  過了好一會,「這樣吧……去我家休息一會吧,好不?!蠱拮佑淘プ潘擔骸富ㄔ靶∏?,就在前面,走幾步路就到?!?br>
  花園小區的房子是小茹結婚前自己一個人住的房子,婚后一直空著,只是偶爾小茹會去打掃一下。

  「好呀,那快走吧!」我聽見旁邊男人興奮地說。

  我的本意是讓妻子拒絕對方的糾纏,可是妻子明顯誤會了我的意思,小茹親口說出的提議我也沒辦法拒絕,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

  到了家門口,小茹掏出鑰匙打開了房門,這是一個一廳一室一廚一衛的小居室,打理的整潔有序。

  他倆把我扶進了臥室,我倒在床上閉著雙眼一動不動。

  我到底在做什么?心亂如麻。

  妻子輕輕叫了我一聲,我的思緒很亂,沒聽見。

  「他醉了?!故撬納?。

  「嗯,我們到外面去……」妻子的聲音有點猶豫:「你也該回去了?!?br>  「吱呀」,他們出去把臥室的門關上了。

  被關門聲驚動,我突然回過神來,一下坐起身來,走到門前。

  「別……嗯……」門外傳來拉扯衣服的聲音,妻子仿佛在掙扎。

  「你剛才答應了我的,我想要你?!顧?。

  「別……別這……樣……」除了妻子沉重的呼吸和牙縫里擠出的幾個字,就是兩人糾纏在一起的聲音。

  正要打開門,門外傳來的聲音,停止了我的動作。

  「你皮膚好滑,胸好大,摸起來好舒服,嘖……嘖……」

  「啊……別吸那里……」妻子輕聲地吟叫。

  我的心里猛的一抖,妻子居然已經讓他吸吮自己的乳頭了。

  「不要……」又傳來妻子一聲輕呼:「我把……把裙子脫掉吧?!?br>
  「別啊,穿著玩吧,你穿的這身太騷了,我一看見你就受不了了?!?br>
  我悄悄把門縫張開了一點,只見妻子的上衣被褪到了腰間,黑色的胸罩被扔在了地上,露出了兩個豐滿白膩的乳房,男人正摟著妻子軟乎乎的身子,一只手揉著豐滿挺拔的乳房,嘴里不停地舔吸著嬌嫩的乳頭,發出「嘖嘖」的聲音。
  而男人的另一只手在妻子身后磨娑著她的屁股,小短裙的裙擺已經被掀到了腰間,露出白色的絲織內褲裹著妻子豐潤的屁股,她的腳跟向上蹺起,使得屁股也用力地向后翹起著,閉著眼睛,軟綿綿地在男人的懷里承受著男人的撫摸和親吻。

  「不要……不要這樣呀……好難為情……」妻子的聲音不高,自從進了房間,她一直都是壓低了嗓門在說話,這樣的嗓音顯得嬌弱無比,惹人疼愛。

  「你的大咪咪摸起來真舒服?!顧咚當呤咕⒌厝啻曜?。

  「哎呀……你好壞!」聽著妻子對他撒嬌,我心里有一絲酸楚。

  客廳的燈光很亮,她仰著頭,緊閉著雙眼,緋紅的臉上寫滿陶醉的表情,兩只乳房在男人的揉捏下不斷地變形、顫動,乳頭從手指的縫隙處漏了出來,又被手指緊緊地夾住。

  男人的另一只手插到了妻子的雙腿間,在妻子最柔軟、溫潤的陰部揉搓著,妻子的雙腿微微地用力夾著男人的手,同時在輕輕的顫抖著。

  男人的手指已經感覺到了妻子下身的濕潤和熱力,手伸到內褲里面直接摸到了妻子柔軟的陰毛、嬌嫩的肉唇,感覺到那里已經是又濕又滑了,摸到肉唇,妻子渾身就像過電了一樣顫抖,軟癱在男人的懷里。

  小茹覺得自己快要瘋掉了,那種像是無限地增加著的快感令她忍不住叫出來,聲音也越來越大,一時間,整個房間內回蕩著美艷人妻那令人臉紅心跳的呻吟聲。
  「啊……啊……啊……」小茹幾乎是用嘶鳴著的聲音重復著單調的音節。
  「想要嗎?」

  小茹滿懷羞意的,用充滿哀求意味的眼神看著他。

  「想要什么?」他右手開始快速地撥弄著妻子的陰蒂。

  小茹頓時像受傷的小鹿一樣悲鳴起來:「不要……這樣欺負我……」多種的刺激下,天生敏感體質的小茹終于不堪刺激哭了起來。

  「我想進來了?!鼓腥稅啞拮恿吵路諾繳撤⑸?,將她的內褲拉到屁股下面,白白嫩嫩的屁股就翹翹的挺在了男人的面前,從雙腿的縫中看過去,能看見微微張開的紅潤陰唇上閃著淫水的光澤。

  男人脫下褲子,挺立著堅硬的陰莖,不算粗,但很長,他雙手扶著妻子的屁股向上拉,妻子隨著他的動作挺起了腰,雙手扶著沙發半趴在了上面,白嫩的屁股用力地向上翹起。

  一個小時前,我還期望他把妻子壓在身下欺侮、凌辱、淫弄,可現在,我猶豫了,動搖了,沒有經歷過那一刻的人,真的無法體會,我的心里搖擺不定,既期待又害怕。

  這不同于路遇的陌生大男孩,只是我們夫妻生活的一份調劑,走開了就從彼此的生活中忘記了,而這個男人的加入,后果如何無法想象。

  在我遲疑的時候。

  「給……給我……」她有些顫抖的說道。

  「轟」的一下,我覺得血一下子涌到了頭里,又轟的一下子聚到身下。
  「來了?!鼓腥松磣油耙磺?,堅硬的陰莖伴隨著妻子雙腿的軟顫插進了妻子的身體里。

  「啊……老公……對不起……」妻子輕聲的喃喃囈語,幾根長發飄到嘴邊,被妻子的嘴唇緊緊咬住。

  男人一下把陰莖插到陰道深處,插的妻子屁股亂顫,然后緩緩的抽出開始抽送,每次抽送,都把陰莖拉到陰道口,再用力地全插進去,每次都干得妻子渾身一顫,兩個腳尖都用力地繃緊著、蜷曲著。

  「你……這個騷貨……還裝什么正經???今天非插爛……你不可……」男人加快了動作,喘息著,使勁的擠壓著。

  「啊啊……頂的好深……好舒服……」妻子呻吟著,身體被男人頂的亂顫,像風浪中的小舟,有意無意的在男人插入的時候使勁的挺起自己的臀部。

  男人像是感覺到了妻子的需求,抽插的更快了,急促的「啪啪」聲不絕于耳。
  「快……快來了……啊……好舒服……嗯……要死了……」淫液從子宮里噴出,打在男人黑紅的龜頭上,然后順著肉棒與陰道的縫隙從二人的交合處流出,「咕唧咕唧」與「啪啪啪」的聲音交替響著。

  妻子因興奮而全身呈現出粉紅色,發出嬌艷的光彩。

  「啊……啊……」高潮后的妻子無力的趴在沙發上,發出輕輕的呻吟,翹著白嫩的大屁股任由粗大的龜頭進出著自己的陰道。

  「真是個賤貨,還沒怎么肏就高潮了?!鼓腥艘槐嘰罅Τ椴遄?,一邊奚落著妻子,剛才從妻子蜜穴里噴出的淫液打的他龜頭前所未有的舒服與麻癢,感覺自己也快要射了,更加快了腰的活動。

  突然,正在抽插的肉棒劇烈的抽插幾下后,深深的插入陰道最深處停了下來,粗大的龜頭停留在妻子的陰道里面,馬眼大張,隨著肉棒的抽搐,一股股火熱的精液打在妻子的子宮口上。

  「射死你,小騷貨……啊……爽……」男人挺動著身體使勁壓在妻子背上。
  全身癱軟在男人身下的妻子被滾熱的精液射到,身體一陣扭動,下體迎合著男人的挺動也使勁挺起屁股,使男人的肉棒更加深入。

  「太舒服了,太爽了,就是你這身衣服太騷了,不然我還能在堅持一會兒……」男人趴在小茹的身上,淫笑著對她說。

  「快起來……我想洗澡?!蠱拮游蘗Φ贗屏送頗腥?。

  「沒事,不用洗,別動,這樣挺好?!?br>
  「不嘛……我要洗澡,快起來……」妻子撒嬌的說著,扭動了幾下屁股。
  「你又香又白的,洗什么呀?」男人不情愿的爬起身來,那丑陋的陽具從妻子的體內拔出來,沾滿精液和淫水的肉棒在燈光下閃閃發亮。

  「壞蛋,還不是被你弄……嗯……弄的?!?br>
  「是被我肏的吧,哈哈?!顧致凍雋蘇信剖降擬魴ι?,一邊伸手去摸妻子的下體:「我摸摸看,哎,好濕了?!?br>
  看著妻子被他調戲,頓時覺得醋意上涌,恨不得出去打他一頓。

  「別摸……呀……你,討厭?!剮∪憬苦磷?,提起內褲,整理了下上衣。
  「別動,我再摸摸看?!鼓腥說氖至盜擋簧?。

  「不跟你玩了,我去拿浴巾?!蠱拮誘跬芽木啦?,向臥室走來。

  「我們一起洗?!鼓腥頌稍諫撤⑸?,注視著妻子美妙的背影。

  「不要?!顧底?,妻子推開了臥室的門,戲謔地看著門后的我,臉上一副就知道你在裝醉的表情。

  小茹走了進來,我們倆人默默地對視著。

  妻子的臉上激情的紅潮還沒有退去,半裸的乳房一顫一顫的,兩個乳頭已經硬了,在衣服下尖尖的挺立著。

  「老公,對不起,我被……被他弄了……」妻子小聲說著,低下了頭不敢看我。

  我看到她緋紅的臉上帶著潮韻,害羞、興奮,還有一點失落,不知道是我看花了眼還是……,恍惚間好像看見妻子的眼角飄過一絲淡淡的淚光。

  是的,如果我剛才阻止,這一切還可挽回,但是我放棄了,她被外面那個男人的陽具插入了身體,就在自己老公的眼前,而且在可見的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里,他還會多次的把他丑陋的陽具插進她的身體,插進妻子身體的各個部位,小穴里、嘴里、屁眼里……

  妻子的心里是什么感覺?會感到羞辱嗎?還是更多的是快樂?

  而我呢?真的會感到快樂嗎?我不知道。

  猶豫、掙扎,短短的幾秒鐘,在我腦海里像過了幾十年那么久,事到如今,還有回頭路嗎?

  「老婆,不要說對不起,只要你開心和快樂,不管你做什么,老公都愛你?!刮曳鱟判∪愎饣募綈?,下定了決心。

  「老公……」小茹摟住我,親了我一下,然后默默的從床邊的衣柜里拿出了浴巾、毛巾,把臥室的門半掩,走出了臥室,衛生間就在臥室的對面。

  「你怎么這么慢呀?」男人走了過來。

  「很快就好,別進來哦?!剮∪閼駒諼郎淶拿趴?,轉過身子,沖著男人微笑著說道,動手脫下了自己的上衣、短裙……

  她身體前傾,雙手搭在內褲的上緣,并輕輕向下扯動著自己的內褲,股溝若隱若現,內褲一寸一寸往下脫落,直到整個臀部完全展現在男人面前,豐滿的臀部潔白無瑕,雙腿中間的一抹黑色更加誘人。

  透明的內褲脫落在雙腿中間,她抬起腳輕輕一挑,透明誘惑的小內褲被甩到了臥室的門口。

  妻子轉過頭來朝著男人莞爾一笑,全身赤裸的她像一個精靈,是那么的圣潔,那么的美麗:「我好看嗎?」

  「好看……你再……」話還沒說完,門「砰」的一聲關上了。

  「不許偷看?!股舸硬A爬锎順隼?。

  不一會兒,里面水聲響起。

  外面的男人蠢蠢欲動了,他來到浴室的門外,脫得一絲不掛,右手還在輕輕套弄自己的下體,套弄了一會兒,他已不滿足這樣的偷窺,躡手躡腳地打開了門……

  一團霧氣頓時籠罩住這個有些黝黑的男人,「??!」一聲驚叫從浴室里傳來。
  衛生間的門大開著,我從臥室的門縫里向對面望去,浴室里的一切一目了然。
  「好滑……好香……」男人摟著妻子的身體不停的上下撫摸著,一邊用嘴含住了乳房上的鮑蕾:「小騷貨……」。

  「別……別吻……那里……受不了?!蠱拮勇ё潘牟弊?,氣喘吁吁的說道。
  「還有這奶子……」男人一邊搓揉著妻子兩團白嫩的乳房,一邊說到:「揉起來真爽……又滑又軟……真爽??!」

  男人淫笑著,我的太陽穴一跳一跳的,這異樣的屈辱刺激的我的肉棒高高的勃起著。

  「別……別說的……那么下流……」妻子嬌喘著,帶著幾分嗔意。

  「切,奶頭都翹的這么高了,還裝正經呀,騷貨??!」

  「別這么叫我……喔!……」妻子剛說了一句,便驚叫了一聲帶著幾分痛意和快意。

  「哦……哦……」妻子又接連叫了幾聲,看著男人粗糙的手指捏著她幼嫩的奶頭肆意的擰動著,我的陽具勃發怒漲。

  「來,讓我看看你的屄……」男人說著,蹲下身子分開了妻子的雙腿。
  「別……別……」妻子話語里的羞意引起男人更大的羞辱欲望。

  「嘴上說不要,腿卻分這么開……還真嫩,粉紅色的!你老公多久搞你一次呀?」男人驚訝的說道,一陣輕微的嘖嘖聲響了起來。

  「哦……哦……不要……舔那里……」妻子難以忍耐的呻吟起來。

  「你的陰蒂怎么這么大,是不是老公滿足不了你,經常自己手淫呀?」他在舔她的屄,舔她的陰蒂!

  同學分開了妻子修長白皙的大腿,一邊舔吻著她軟膩的花縫,一邊欣賞著那里的紅嫩,略帶胡渣的下巴不時磨蹭在她大腿根部內側光滑的肌膚上,把淫蕩的熱氣噴在她細軟的陰毛上。

  「嗯……唔……舔……舔那里……使勁……」妻子被男人舔的渾身顫抖,忍不住用手將男人的頭緊緊地按在自己的下身。

  一陣親吻聲后,男人調笑著說:「你還真敏感,沒幾下就流這么多水了,呵呵……」

  「呼……」妻子終于長長地出了一口氣。

  「來,也嘗嘗的我的?!鼓腥聳疽廡∪愣紫?。

  這時,小茹的目光不由地向臥室的門看來,與我的目光對視在了一起,她的俏臉一紅,毅然蹲下了身體,抓著男人粗大的肉棒含進了自己的小嘴中。

  「唔……唔……」,隨著妻子吞吐的動作,嘴里的雞巴將她的臉頰不停的頂起。

  「??!」男人爽的直呲牙,「真他媽爽,比肏屄都爽……對,舌頭動動……再轉兩圈……我的雞巴味道不錯吧……來……龜頭多舔舔……嗷……對對,溝里多舔幾下……」

  「哎呀,太爽了……真他媽會舔……不行了……快來,我要肏你!」男人忍受不住了,一把將我的妻子提了起來。

  我站在臥室門后,可以很清楚地看清對面浴室里的兩個人。

  我嬌媚的妻子白小茹,一手扶著墻壁,一手搭在男人的肩膀上,頭靠著扶在墻壁的手背,濕漉漉的頭發大半貼在臉上,只能看到一張一合嬌喘的小嘴。
  男人的一只手穿過女人腋下,滿滿地抓握著她的乳房,不時用指尖輕刮著那膨漲如葡萄的乳頭,女人不時就會輕抖一下,白玉般的乳房也隨著身子的輕顫一晃一晃的。

  妻子單腿支地,另一條腿被男人托著她的腿彎平舉著,男人微微低矮著身子,下腹緊緊貼著她的白皙挺翹的臀部,一根青紫的肉棒正對著女人的蜜穴口一顛一顛地。

  「受不了……小蕩婦,媽的……淫水都流到我蛋蛋上了……那我可就進來了……」男人喘著粗氣,稍稍加力來回蹭動了幾下后,輕輕往上一挑。

  「啊……」妻子身子僵了一下,頭不由的向后仰了一下。

  「嘿嘿,叫聲好聽的……就給你……」男人輕輕地抽送著。

  「哥哥……給我……哥哥……」妻子輕軟的聲音向男人求歡著。

  「乖……讓哥哥肏你……」男人得意的笑道,用力往上一頂。

  「哦??!……」男人和女人同時仰頭輕叫了起來。

  「好脹??!……」妻子帶著幾分痛苦的喘道,要不是男人架著早就軟倒在了地上。

  「好緊的屄呀……真他媽爽……」男人長出了一口氣,快活的說道,半截肉棒隱沒在了妻子的下體里。

  「呼呼……小蕩婦,你的嫩肉好像自己會動似的,真是爽呀……」男人一邊享受女人腔肉的包裹和擠壓,一邊調笑著。

  「動……動……兩下……」妻子輕聲的哀求著。

  「嘿嘿……真浪呀,你老公時常沒喂飽你呀?!鼓腥碩讀碩鍍ü?,頂進去一截,然后又抽了來,只有龜頭還卡在小穴里。

  「要……動……哥哥……進來……」妻子嬌弱的聲音惹人憐愛。

  「小騷貨,來……讓親老公疼你……」男人奮力的往上一頂,在女人滿足的嘆息中,啪啪啪用力的抽插了起來。

  妻子的腿已被放了下來,她雙手屈肘伏撐在墻上,俯著腰受著身后猛烈的沖擊,潔白勻稱的大腿一抖一抖地顫著,男人一手把著妻子的腰,一手揉捏著她豐滿的乳房,彎著腰兇狠的撞擊著,每一次的抽插都引起女人一陣嬌吟。

  妻子淫蕩的呻吟一下下的壓在了我的心里,我有些透不過氣來,血液仿佛奇跡般的都聚集到了肉棒,我都可以感覺到無數的精液已聚集在了那里,手一碰大概就會噴射而出。

  肏弄了一會,男人將肉棒拔出來,讓小茹轉身面對著他。

  「別急……老公疼你,來……抱著我!」男人把著雞巴插進女人的洞口,然后手抱著女人的兩片臀瓣,站了起來。

  「啊……」妻子摟住了他的脖子,雙腿盤在的他身后,隨著男人一寸寸的下放,她滿足的嘆息著。

  漸漸的她的聲音高亢了起來:「不……不行了……頂到最里面了……!」
  男人乘勝追擊,趁勢一放盡根沒入,妻子猛烈地揚起了頭,小嘴張得大大的,卻沒有一點聲音。

  「?。?!……要壞掉了……要撐壞了!……」妻子終于喊出了聲,頭靠在男人的肩上直喘。

  「來,讓我吃你的奶子!」男人一提一放有節律的拋動了幾下后喘著氣對妻子說到。

  妻子順從地摟住他的頭,挺起身子把豐滿的乳房湊到了他的面
評論加載中..